文汇报:用公证见证公正

2015-04-25 14:21:26阅读:2053次

用公证见证公正

玉环公安局在信访中首创引入公证程序,一批疑难积案迎刃而解


日期:2009-08-16 作者:朱兰英;冯涵丰 来源:上海《文汇报》




    魏女士在玉环县公证处工作人员的主持下,在公证材料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你为什么要上访?”“政府部门是怎么解决的?”“这个息诉罢访协议,是你的真实意思表示么?”7月20日上午,在玉环县公证处,河南籍的魏女士接受了公证人员的询问,并在公证书上签了字。

    

    接着,在公证人员的全程公证下,魏女士从玉环县公安局信访科科长金根才的手中接过了1万元的司法救助金,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公证的过程是严肃的,我不会对现在的承诺反悔。”她说。她的上访就此划上句号。

    

    这是玉环县公安局将公证程序引入信访工作的一个真实案例。公证的介入,让原本有些神秘的信访工作变得更为公开而透明。

    

大胆探索:将公证程序引入信访工作

    

    今年,是“信访积案化解年”。为推动疑难复杂信访案件的解决,玉环县公安局对2008年底以前的积案进行了全面排查清理,并采取多种措施逐件化解。

    

    很快,他们就发现,解决信访积案难度很大,“一些信访人员在事情得到解决、诉求得到满足之后,会找新的理由继续上访,要求得到更多。信访人不断上访,甚至闹访缠访,严重影响了公安信访工作的正常开展。”信访科科长金根才说。

    

    这一现象在全省也比较普遍。笔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在涉法涉诉信访案件尤其是信访积案中,当事人的诉求得到满足后又以同一事项重新上访的,占了较高比例。

    

    为找到解决问题的切入口,玉环县公安局成立了由县委常委、公安局局长蒋晓军任组长的信访工作调研小组,对信访积案问题展开深入调研。

    

    通过调研,他们发现,这些信访积案过去都调处解决过,多数信访人曾口头或书面承诺息诉罢访,令人遗憾的是,这些承诺对信访人的约束力很弱,信访人经常出尔反尔。另外,信访办理部门相对信访人,处于强势地位,如无第三人参与,很难证明信访人所作的承诺为本人真实意思表示。

    

    “我们也想过很多办法,比如请县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或者相关政府部门人员作见证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历史见证者’因为工作调动或者其他种种原因无法出面作证,导致一些信访案件因为当事人的变卦,变得说不明道不清。”金根才说,他们希望探索一种办法,既能够加大对信访人的约束,又能显示公安机关和信访人的平等地位,体现合法与公正。

    

    在反复论证之后,玉环县公安局大胆地把公证程序引入到信访工作中来。“这样的做法在我省乃至全国都没有先例,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但我们坚信,公正程序对推动涉法涉诉信访问题的排查化解、提高信访工作效率有着积极作用。”金根才说。

    

效果良好:“过程令人信服,再也不上访了”

    

    今年4月,玉环县首次借用公证力量化解了一起信访案件,并取得了成功。这是一起省公安厅督办的信访案件,当事人上访长达8年。

    

    时间追溯到2000年7月6日。当天,温岭市岙环镇村民叶某偷偷地爬上了玉环县一家水产养殖公司的围墙,不幸触电身亡。由于证据不足,玉环警方无法对水产养殖公司的负责人追究刑事责任。这让叶某的家属很不满,加上养殖公司后来破产,家属只得到了少量赔偿,他们于是从2002年开始到省、市、县上访。期间,玉环县公安局与叶某的家属达成过协议,但事后不久,他们就反悔了。

    

    由于事情复杂,玉环县公安局决定在这起信访案件的调处化解过程中引入公证程序。2名公证人员全程参与其中,并进行了拍摄和录像。经过反复工作,叶某家属的情绪冷静下来,他们在获得司法救助和困难补助之后,当即表示不再上访。

    

    同样,魏女士的信访问题也因为有了公证程序的介入,有了一个圆满的结果。2007年10月10日清晨的一起交通事故,让魏女士失去了丈夫。另外,她的女儿也在事故中身受重伤。此后,魏女士从肇事司机那里获得了赔偿,但今年夏天,由于女儿手术费的问题,魏女士一家再次陷入困境。魏女士找到玉环县公安局,希望得到更多的交通事故赔偿金。

    

    玉环县公安局的信访工作人员在了解魏女士的实际家庭情况后,非常同情。经过他们的多方调解、努力,共筹集了1万元的司法救助金,以解决魏女士的生活困难。之后,信访工作人员和魏女士一起赶到县公证处,将这一结果进行了公证。整个过程,魏女士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我在回答公证人员的提问时,也在上着一堂法律课。”魏女士说,上访很无奈,但玉环县公安局的处理过程令她信服。

    

意外收获:公证员也成了“调解员”

    

    “并不是所有的信访问题都需要公证。”金根才说,结合公安信访工作的实际,玉环县公安局将信访公证的范围界定在涉及补偿、赔偿的疑难复杂信访问题之中,具体是对补偿、赔偿的协商环节以及“一次性补偿协议”的签订过程进行公证。

    

    公证之后,“一次性补偿协议”即具有法律效力,信访人如反悔,则撤销公证内容,并收回经济补偿。

    

    在确定使用信访公证程序之后,玉环县公安局就向县公证处提出申请。县公证处则指派2名公证员,对“一次性补偿协议”的达成过程进行全程监督、录像。协议达成后,由双方签字,再由公证员当场宣读。

    

    另一个意外的收获是,公证员成了具有丰富法律经验的“调解员”。在公证前,玉环县公安局信访工作人员会向公证人员全面介绍案件和信访人的基本情况。在公证中,公证人员会给当事人分析相关的法律关系,解答他们的法律问题,对超出政策、法律界限的无理要求则进行警示和规劝。

    

    “有时候,公证员的劝说效果更好。”金根才介绍说,在一起信访案件中,失去理智的上访人大声地威胁民警,如果不答应他们提出的所有要求,就发动亲戚朋友作出更加过激的行为。见状,公证员立即告诉他们,这种做法严重违法,如果这一行为被载入公证书,就是最有效的法律证据。当事人的情绪立即缓和下来,在公证员的劝导下,他们的诉求最终回归合理合法。

    

    在初步取得成果的基础上,玉环县公安局正在探索完善公证程序的长效机制,包括签订公证服务协议、出台公安信访公证工作实施意见、培养信访公证的专业人士等等。

    

    今年以来,该局共有上级部门交办、督办的疑难复杂信访事项20件,现已成功化解18件。

    

    玉环县公安局的这一创新举措受到了公安部、省公安厅、省信访局和台州市公安局的高度重视,公安部、省人民政府先后发简报予以经验介绍。

    

专家说法:这有助于将信访纳入法制轨道

    

    “将公证程序引入信访工作,是对有效化解矛盾、提高涉法涉诉信访问题终结率的一种积极探索。”我省一位从事涉法涉诉信访案件研究的人士认为,将信访事件的处理过程以及结果进行公证,能够确保信访问题的解决更具公开性、合法性、合理性和真实性,从而提高信访问题终结工作的公信度。同时,这一做法对减少信访反复和无理访认定有积极意义。

    

    省公安厅法律专家委员会委员、京衡律师集团主任、著名律师陈有西表示,玉环公安局的做法将信访纳入法制轨道,是一个很好的制度创新,是公安机关执法为民思想的体现。

    

    他说,信访是体察民情、排解民怨、申理民冤的重要渠道。但是,通过信访处理社会矛盾虽然是一个好方法,但并不是一个法制化、制度化的办法。由于信访无时效限制,无次数限制,不需花诉讼费、律师费,百姓信访的积极性远超过上法院的积极性。因此,如何将信访纳入法制渠道,是近年一直在探索的。

    

    玉环公安局的这一做法,是用公证方式固定调解的成果,固定信访协议的效力,可以解决重复信访、“挤牙膏式”信访、十几年不休的上访老户问题。

    

    “这一做法有两个亮点:一是走法制化道路,依据合同法、民法等民事法律关系来办理信访问题,用公证来固定协议效力;二是政府部门放下了架子,同百姓处于平等地位,不是‘官’在管你,而是彼此均为合同一方。”陈有西说。

    

    通讯员  朱兰英  冯涵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