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出入人罪

2008-08-19 11:23:09阅读:1539次

出入人罪,是中国古代法典中,追究司法官责任时常用的一句话。出,指将有罪的放纵为无罪,罪重的,放纵为罪轻的;入,指将无罪的罗织成有罪的,将罪轻的故意搞成罪重的。 出入人罪在中国古代是一个很重的罪名,严重时,可以“反坐”,即对制造错案的司法官判同样重的刑;可以腰斩,即对故意办错案的官员判死刑。 
以现在的《刑法》看,这个罪名就是“滥用职权罪”、“徇私枉法罪”和“枉法裁判罪”。但现在的《刑法》最多只能判当官的有期徒刑十年以下,其中“徇私枉法罪”可判十五年以下。一般的大量的“出入人罪”,实际上根本没有被追究。这就使一些明知错案而“我就判你你又能怎么样”的法官,能够肆无忌惮,能够长久活跃在法庭上。 
出入人罪,是一个非常难以把握的概念。因为其前提,是要有明确的定罪量刑的标准。没有标准,就无法判断“有无出入”。中国历代封建法律,象“唐律”、“大明律”、“大清律”、都搞得很繁琐,就是想把标准尽量定细。而无论哪个国家,法律都不可能有完全严密的标准,都会留出一个空间给执法者,让其根据实际案情来进行把握。这就是执法者的“自由裁量权”。新中国一开始强调“立法宜粗不组细”,因此留给执法者的“自由裁量权”相当大。强调依法治国以来,立法规范化细致化有很大进步,但自由裁量权过大仍然是一个大问题。 
自由裁量权,是产生权力寻租的最主要的渊薮。税务局、公安局、土地局、技监局、城市执法局、海关、交警队,等等的行政强势单位,在具体执法中,都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重的可以追究刑事责任,轻的可以以罚代刑,再轻的可以不予立案不予查处。同样处罚,也可以有天壤之别。而对于执法对象,一般能够破财消灾,是求之不得的事。因此,这些部门这方面出的问题也最多,公务员犯罪同这个原因几乎有完全的联系。监控自由裁量中的行为,就成了重要工作。一般而言,执法机关特别是公务员,都希望保留和扩大这种权力,这是一种不知不觉中的惯性。而主动限制、约束这种权力,是十分少见的。 
而浙江金华市公安局,最近却在尝试这样做。而且研究了他们的方案后,觉得不是一种作秀演戏,而是有很强可操作性的实用的办法。 
启动金华市公安机关这一做法的直接原因,是该局碰到百姓的投诉,说亲友间的小搞搞娱乐性的几元几十元的赌博,被民警处以3000到5000元的罚款。“我们意识到法律留给我们警察的自由裁量权过于宽泛,容易造成权力的滥用和执法的随意性。” “在这种宽泛的空间内,执法民警办关系案、情绪案、油水案也慢慢增多,并滋生腐败。”因为《治安处罚条例》规定,赌博行为,可以处十五日以下拘留,单处或者并处3000元以下罚款。于是,他们经过认真的调研,制定了《关于全面推行行政处罚自由裁量基准制度的意见》,将处罚执法的幅度细化。“如果将以前警察的裁量权比作一个格子,现在这个制度就是划分为四五个格子。” 
其重点,在于防止轻错重罚。重错轻罚。“其实这就是抓两头,对轻微违法行为不能滥罚款,严重的违法行为,也不能以罚代拘。”这个制度对一些常见的治安行政管理行为都纳入其中:包括卖淫嫖娼、赌博、偷窃、无证驾驶、网吧管理。占该局系统治安案件的80%。“这个制度最大的好处是我们办案民警有了更为直接的执法标准。”“有了对付说客的最好的尚方宝剑。”试行一年中,该局行政复议案件从80件降为60件,赌博、卖淫嫖娼案的复议率为零。 
我们为金华公安局的这一探索叫好。我们觉得它值得在全省全国推广。金华做法的第一个可贵之处,是他的合法性。现在无论司法还是行政执法机关,都在探索改革。但有的改革突破了成文法的规范,探索的合法性有问题。而金华的做法是在法律范围之内,因为自由裁量权是行政机关所固有的。只要在这个范围之内,任何级别的机关都可以行使权力。第二个可贵之处,他是伴随着行政公开化、行政效能化的一个有力的实际步骤;第三个可贵之处,是作为公安这样一个行政强势部门,能够这样及时的采纳群众的呼声,进行自我约束和自我完善,充分体现了公安部创导的执法为民立党为公的精神。第四个可贵之处是,他不是一种制造轰动效应的临时举措,步骤稳妥,先试点后推广,方案可行、措施扎实,能够实际操作。 
根据他们的探索,这样做也遭到一些民警的非议,同时也可能出现片面化、教条化、死板化执法的问题,但这样做的大方向,无疑是正确的。他不但可以为执法实践带来一股清新之风,对将来的行政立法,也可以提供丰富的第一手实践经验。如果司法系统也能有这样善意执法的举措,将会大大促进中国法制的规范化建设。“出入人罪”的现象,通过立法的细化,将会较大幅度地得以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