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有西:致旧年和新年

2008-12-31 13:27:56阅读:1153次

2008年就这样过去了。法律人在这一年中过得并不轻松。

     人说中国律师碰到了好时候,旱涝保收。经济好的时候,法律顾问和项目业务、上市业务让律师可以大把赚钱;经济危机的时候,债务、并购、重组、报案、辩护,律师忙得不亦乐乎,案如潮水,律师有钱都来不及赚。最近亲朋好友要把孩子送来学律师的特别多。

     这些都是表象。

     中国律师这一年中其实很失落。

    《律师法》曾经让人们如此向往,以为中国公民通过律师权利的扩张终于会有更多的法律保护了。但结果,原来这是一个“山寨版”的法。更好玩的是,十三万律师没有声音、主管部门没有声音,连制造这个法的机构对此也毫无办法。

     司法改革仍然在山阴道中留连忘返。用倒退来形容有些刺耳,但用没有进展来评价基本恰当。被长期努力争到的法律的衡定性和法定性成果,罪刑法定的原则,被要按舆情判案这种新说法一下推回到十多年前。法官职业化、专业化这种已经全球公认的文明成果,在中国的一些所谓的大学教授中居然成了问题。

     这一年中,中国法院并不是个吉祥年。法院是律师的难兄难弟。法院没有地位、没有权威,意味着律师也只能是个摆设。今年的中国法官腐败创了新高,从数量和级别上都有了创新。法院在社会中的声望已经到了危险的境地。司法不公和法律白条已经司空见惯,网上居然有七旬老翁公开下战书要同司法麻木的法院院长决斗。

     股市大挫、房市深陷、外汇大亏,政府指挥宏观经济狼奔豕突,税收杠杆、利率杠杆、金融杠杆、信贷杠杆、行政命令,全都用上了。但政府行为得当与否,司法审查基本放弃,司法的声音微乎其微。行政权扩张、司法权萎缩是过去一年的一道风景。

     劳动法与民工返乡,物权法和楼市停滞,他们间有哪些直接的和间接的渊源?一切都停留在表象。因为真正的无顾忌的学问探讨的时段还没有到来。中国律师除了谋生,理性地摆正自己的社会角色的时段也还没有到来。

     连海峡对岸上演的大戏对律师都是不利的,尽管两岸关系似乎到了历史最好的时机。阿扁是个博士律师,八年执政成了台湾巨贪;"捉放扁"的表演让人觉得一个精通法律的人原来也可以成为一个没有廉耻的戏子。律师从政也靠不住.台湾的大戏给大陆某些人的示范作用,不是法治透明的好处,反而成了大陆不能搞民主的反面教材。乱糟糟的大戏里,已经理不出其中的精义。

     低迷意味着反弹,冬天后面是春天。我们用怎样的心态去期望将到来的新年?好多的学人和朋友似乎都在用一些淡淡的迷茫期待着新年。不会盲目地相信莺歌燕舞,也无需过分悲观地看待云起风生。

     中国是有希望的。经济会好的,法治会进展一些的,中国律师今年司考通过率空前,识法的中国人正在迅速增多,法律这个行业是有希望的。等到律师不单是一个谋生的行业,而真正成为国家的重要法制力量,成为国家的一种法治之魂,中国昌盛的一天是会到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