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有西:中国律师能否走出国门

2009-07-28 16:17:19阅读:1291次

中国改革开放近30年,前20年是资本引进和外企引进,未来20年则会是资本输出和企业走向国际舞台的全新的阶段。但中国的资本和企业出去了,中国的律师能够跟随他们的脚步走出国门吗?

根据司法部2006年9月的公告,中国目前已经批准各国的160家和香港地区的54家律师事务所在中国大陆开设代表处和办事处,开展各项法律服务业务。而中国到国外正式设立办事处的律所没有公布,据我所知不会超过10家。根据中国加入WTO的协议,承诺中国将向国际律师开放法律服务市场,具体有四方面:第一,“入世”一年内取消“三个限制”,即取消外国律师事务所设立代表处数量限制、试点城市的限制、只能在中国设立一个代表处的限制;第二,允许外国律师代表处继续从事外国法律服务;第三,外国律师事务所代表处通过订立合同的形式可同中国律师事务所建立长期的委托关系处理法律事务;第四,降低常驻代表执业年限的限制。首席代表五年执业经历降低为三年,常驻代表三年降为二年。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告,2006年我国进出口总额17607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3.8%。其中,出口9691亿美元,增长27.2%;进口7916亿美元,增长20.0%。顺差1775亿美元。全年对外直接投资额161亿美元,比上年增长31.6%。全年对外承包工程完成营业额300亿美元,比上年增长37.9%;对外劳务合作完成营业额54亿美元,增长12.3%。浙江省统计局公告:2006年全年对外承包工程、对外劳务合作、对外设计咨询完成营业额20.3亿美元,比上年增长15.8%。批准境外投资项目425个,总投资3.9亿美元,其中中方投资3.0亿美元,总投资和中方投资分别增长99.6%和79.1%。

最近我会见了美国一家百年老律师所的高级合伙人,他在中国京沪开展业务已经七年了,对中国的法律服务现状、律师业现状、中国贸易和开放政策非常了解,对美国在华企业的法律纠纷和法律需求情况十分了解。问起对中国律师进入美国开展法律服务业的情况和可能,他很礼貌地说还没有考虑过。司法部律师司一位官员撰文说,中国12万律师,真正能够开展国际业务的4千不到。而且,这4千中的一些精英,基本上都被这200多家国际律师所高薪聘走,反过来为他们占领中国的涉外法律服务市场服务。

看了以上的一些数据,我们可以看出,中国的企业出去了,中国资本出去了,中国律师没有出去。WTO协议约定市场开放是对等的。别人进来了,人家把门也开着,但你中国律师出不去,吃不到这个蛋糕。不但国际市场的吃不到,在中国本土的高端业务,中国律师也城池尽失,世界五百强的法律顾问等业务都被国际律师和他们聘走的中国涉外律师拿走了。中国律师在传统业务领域进行着艰难的低价竞争。在国际舞台上,象浙江在美国、欧洲胜诉的一些反倾销案和知识产权案、海事海商案、公益性索赔案,主办的都是外国律师,中国律师在国际舞台上的业绩基本见不到。

提出这个问题,不光是为了一个中国律师业的发展和经济收入问题。中国律师能不能走出国门,是中国企业能不能真正走出国门的一个重要标志。市场经济很大程度上是法制经济。企业国际化必须要有法律规则的同步保护。要有熟知国际规则的本国律师的同步跟进服务。商业规则的裁断权在人家手里,如果连抗辩权也在别人手里,那这个国家的企业要想获得完全公平的市场地位是不可能的。

在世界法律服务业中,各国法律服务市场保护是不完全等同于其他市场的。韩国基本不允许外国律师事务所进入本土设立分支机构,外国律师只能受雇于韩国律师事务所而不能独立开业;日本对外国律师的市场准入条件限制很严,外国律师在日执业必须向日本法务大臣申请外国法事务律师资格,条件是已执业5年以上的外国律师。美国除纽约等16个州有限制地开放本州法律服务市场外,尚有35个州闭关自守。英联邦国家律师分为事务律师和出庭律师,法律服务市场对外开放一般是指做非诉讼业务的事务律师领域。欧盟成员国的律师不受执业范围限制,可以从事欧盟成员各国的法律事务;但中国律师事务所在欧盟国家开业只能以中国法律顾问名义提供中国法律咨询。因此,这些国家多以本国行政法的规定限制外国律师进入。我们国家加入WTO后对国际律师机构的开放是空前的,而对国际市场的进入则又是完全不对等和落后的。这主要是中国国际律师人才短缺,更重要的则是观念上的落后和缺乏全球化的眼光。时代和中国经济形势的发展,都需要中国律师走出国门,接受国际法律规则的磨炼和洗礼,经过数年十数年的努力融入国际法律实务界的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