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有西:社会要改变对律师业的偏见

2009-07-28 16:47:05阅读:1281次

律师在当前社会意识中的地位有多高?律师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是怎样的?江平教授说:律师兴则国家兴。中国有多少人会把这句话当真?这些事情都有必要琢磨一番。因为在当今中国,律师的地位和作用问题已经是一个国家法治程度的标志性问题。

       有一位律师是省政府参事,在一次比较高层次的会议上,他谈起律师的作用,某高级法院院长就说:律师素质太差,只会添麻烦。有的事情,我们都处理得好好的,律师一插手就复杂了。好多麻烦事就是被律师搞出来的。在这样有职有权的领导面前,这位参事律师只有摇头的份。

       我的家乡政府很重视人才,凡是在外地稍有成就的人,春节回乡都会被邀请参加团拜会。但每次都会把我的单位名称搞错。写成“浙江省高级法院律师事务所”。不是县里“两办”的同志不懂法,而是因为,律师所叫什么他们不太在意,而我原在高级法院工作,符合邀请的条件。一到了律师事务所,在县机关眼里就是县里两三个人的一个个体户,要参加这样高规格的活动总不太顺。因此总要写明我原先的省机关的身份。其实也不单是县里如此。在省城搞的家乡经济促进会印的数百人名册中,把我也排在企业界人士的第一名。这个册子是在省机关当领导的一些朋友搞的,可见,律师在他们心目中就是赚钱的,属于企业界人士。所有的朋友聊起我时都说,某某下海了,赚钱去了。这不是我一个人是不是被朋友正确定位的问题,而是整个律师业是不是被社会准确定位的问题。要命的是,这种观念有的律师自己也非常认同。他们认为:我当律师就是为了赚钱,其他的我一概不管。

       律师是一个国家代表民权的重要法制力量。在现代政治框架中,行政权是一种管理权。人民选出政府,政府管理社会,而社会是具体的人民构成的。行政权的单向性和刚性,会产生损害民权的问题,民权就需要有一种法制的力量去保护。无论是政府行为,还是公民的行为,都要遵守法度。法度是法制社会的共同语言,而法官和律师就是精通这种共同语言的人。因此,律师是现代法制社会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政府无法代替、法院无法代替、检察官和警察更无法代替。江平教授的话“律师兴则国家兴”,是有其深刻的内涵的。因为民权的代言人可以使无序的公民意志,通过律师的工作,以法度语言的方式表达出来,防止非理性的暴力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出现,实现公平正义基础上的社会和谐。

       著名史学家黄仁宇在研究了中国封建制度为什么必然落后灭亡的规律之后,在他的巨著《万历十五年》中说:现代先进的国家,以商业的法律作高层机构和低层机构的联系;落后的国家以旧式农村的习惯及结构作为行政的基础。中国当前的任务,是在高层机构和低层机构间铺设有制度性的联系,才能从上至下,能够以经济及法治的方法管理,脱离官僚政治的垄断。他是在研究了明朝兴盛时内患已成绝症后得出这些结论的。中国当今的律师业,就是这种上下联系的纽带。因为在中央依法治国大背景下,以法度的共同语言沟通上层和下层的联系,是达到社会和谐的最好的办法。而能够代表民权掌握这种法度语言的,只能是律师。

        对律师业的偏见,有历史的原因,因为中国本没有律师,只有声望极差的“讼师”和“师爷”,律师是现代西方文明的泊来品,中国人还没有习惯;也有官方习惯观念的因素,因为相对于官方来说,律师往往是添麻烦的一种力量,不从宏观的长远的观念看问题,律师确实没有什么好褒扬的;再次则是律师自身的因素。中国的律师总体上还没有上升到一种法治力量的境界,“经济动物”还是大量律师的第一特征。因此,社会要改变对律师业的偏见,真的也还是一种“系统工程”,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