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有西:拳打镇关西是否有罪

2009-07-30 16:47:52阅读:1415次

水浒传》鲁达三拳打死镇关西郑屠户救助弱小百姓的故事,通过电视剧的演绎,让所有的读者感到大快人心。特别是受人欺压没有地方申张正义的底层百姓,是绝对认为打得天经地义的。不但合法,而且符合天理人心。鲁提辖不但不是罪犯,还是代代传颂的英雄好汉。但是,在今天,在法律秩序层面,他完全构成故意杀人罪或者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不但宋朝是犯罪要通辑,在现在更是犯罪。可判死刑到无期。这就是戏文的价值观同真实的法律价值观的区别。“民心”并不能完全等同为“法律”。《好汉歌》中张扬的有些价值观,是法制社会不能容许的。 

  备受关注的长沙"被抢劫的哥撞死劫匪案",8月31日上午,在一审宣判5个多月后,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不公开审理后对的哥黄中权撞死劫匪一案作出了终审判决:驳回原被告双方上诉,维持原判。3月23日在长沙市芙蓉区法院的一审判决是:被劫后驾车撞死劫匪的长沙的士司机黄中权故意伤害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赔偿受害人家属36998.78元。宣判结果出来后,案件引发了巨大的争议。不少市民均表示不理解。也有批评法院胡判的。他们觉得,勇斗歹徒是每个公民应该做的事情。司机是正当防卫。如果放任劫匪逃跑,只会助长他们的气焰。 

  在浙江,发生过台州路桥店主杀死两歹徒被法院判决无罪案。发生过嘉兴桐乡出租车司机逃跑中压死劫匪案。一个是因正当防卫而无罪,一个是因紧急避险而免责。湖南这个司机为什么就要判刑呢?这就涉及到法律性质和法律界限问题。法律的取向是:既要保护绝大多数人的正常生活健康权利不被侵犯,但是又要防止超出法律秩序之外的民间“私下解决”、“自我解决”权力的扩大。因为这样做就会导致无限度的“冤冤相报”,“以暴易暴”,社会秩序就会乱套。 

  在法律意义上,正当防卫有严格的定义。我国的法律是保护并鼓励公民行使正当防卫的权利的,但要符合法律对此规定的条件,一些如"假想防卫"、"挑拨防卫"、"事后防卫"、"防卫过当"等行为,不属于正当防卫的范畴。公民不能因为遭到不法侵害就能无限度地、不择手段地进行反侵害。 

  路桥案和长沙案的区别就在于:“正在实施”和“实施之后”。针对正在实施的犯罪的反侵害行为,是正当防卫,最多构成“防卫过当”。实施之后再找到抢劫犯并把他撞死,就构成了故意伤害或者故意杀人。只能在“被害人过错”和“行为主观上事出有因”来考量量刑减轻问题。对定罪并没有影响。著名刑法学者、律师邱兴隆是精通这些法理原则的。所以他为被告辩护的理由,是被抢财物还在罪犯手中,罪犯逃跑中还挥着刀,所以还属犯罪实施阶段;法院则认为,抢劫已经结束,罪犯在逃跑中,不可能对坐在车里的司机构成人身伤害,司机再找到罪犯把他撞死,是故意伤害行为,考虑量刑情节,本应十年以上,现在只判三年半。实际上,按撞的现场情况、法医鉴定和主观意图,定故意杀人也有可能,因为法医鉴定证明了撞击的力度,劫匪因巨大钝性外力作用导致肝、脾、肺等多器官裂伤引起失血性休克死亡。法院实际上已经以判决结果考虑定轻罪名了。 

  由于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很浓厚的“报应观”和“以暴易暴”观,武侠小说一直来受到中国民间的推祟,因此现代的一些法律秩序的观念,有时反而是不被人接受的。尤其是在司法公权力衰减、无法正常维护社会正义之时,这种情绪会无限度地扩张,甚至直接影响社会的稳定。现在一些以社会正面宣传意识出面的文艺作品,象电影《英雄》、《功夫》、《七剑》,《第一滴血》,还有大量的武侠电视剧,宣扬的实际上是一种“自我解决、不要秩序”的行为。我们只能将其当作一种娱乐价值观,千万不能作为现实行为中的楷模。武松杀潘金莲是明显的杀人分尸犯罪、孙二娘开人肉馒头店是明显的杀人吃人肉的情节极为恶劣的犯罪,看着解恨可以,千万不要把他当成现实中解决问题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