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一坨屎劳动教养案今天判决公安败诉全场鼓掌

2012-06-29 10:04:15阅读:2938次

重庆一坨屎劳动教养案今天判决


           公安败诉全场鼓掌            


   新华社重庆6月29日电  备受关注的重庆网民“方竹笋”发微博遭劳教事件进入法院公开审理阶段,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庭审,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9日当庭宣判,确认被告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违法。

  据调查,2011年4月19日至22日,重庆市涪陵区林业局职工方洪在微博上多次以网名“方竹笋”发表言论。4月22日,在得知李庄“漏罪”案撤回起诉的消息后,发表了一则内容为“这次就是勃起来屙了一坨屎叫王立军吃,王立军端给检察院,检察院端给法院,法院叫李庄吃,李庄原律师说他不饿,谁屙的谁吃,这不退给王博士了,他主子屙的他不吃谁吃”的言论。2011年4月24日,重庆市涪陵区公安分局经询问方洪后决定对其行政拘留10日。后又撤销拘留决定。


  同日,重庆市劳教委向方洪送达了《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聆询告知书》,告知方洪因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根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四)项的规定,拟决定对方洪劳动教养一年;方洪有申请聆询和聘请代理人提供法律帮助的权利等。方洪未提出聆询申请。2011年4月28日,重庆市劳教委作出劳教审(2011)字第1662号劳动教养决定书,认定方洪扰乱社会治安秩序一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决定对方洪劳动教养一年。次日,重庆市劳教委通过电话方式向方洪之子方迪告知了前述劳动教养决定后,将方洪送进重庆市涪陵劳动教养戒毒所执行劳动教养。


  2012年4月24日,方洪被解除劳动教养。2012年5月8日,方洪向重庆三中院提起行政诉讼。


  在庭审中,方洪表示,重庆市劳教委作出行政行为的依据是国务院转发公安部制定的《劳动教养试行办法》,该办法违背了上位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的规定,应属无效。即便根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的规定,其行为也不属于劳动教养对象。被告重庆市劳教委作出的行政行为完全没有法律依据,请求撤销被告于2011年4月28日作出的劳教审(2011)字第1662号劳动教养决定。


  重庆市劳教委在庭审中辩称,2011年4月19日至4月22日,方洪在互联网上多次用网名“方竹笋”在微博中散布谣言,严重扰乱社会治安秩序,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的《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的补充规定》第三条和《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四)项及有关规定,对方洪以扰乱社会治安秩序作出劳动教养一年的决定符合法律规定,程序合法。


  法院经过审理后认为,原告方洪用网名“方竹笋”在微博上发表的评论,虽然言辞不雅,但不属于散布谣言,也未造成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的严重后果,更不具备“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这一基本要件。被告以原告方洪虚构事实扰乱社会治安秩序作出劳动教养一年的决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法院同时认为,国家公务人员对公民基于其职务行为的批评,应当保持克制、包容、谦恭的态度。


  法院审理认为,被诉劳动教养决定违法,本应撤销。但由于该行政强制措施已经执行完毕,不具有可撤销内容,故依法确认该劳动教养决定违法。100多名公民和媒体记者旁听了庭审。


[责任编辑:袁晴]

 

 

相关微博评论:

 

转发 重庆三中院:因发“一坨屎”微博被劳教的决定违法 


   【奚正仁点评】拨乱反正,从“一坨屎”民告官案开始!有点意外,本案能当庭宣判方洪胜诉。  


  新华社重庆6月29日电  备受关注的重庆网民“方竹笋”发微博遭劳教事件进入法院公开审理阶段,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庭审,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9日当庭宣判,确认被告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违法。


  据调查,2011年4月19日至22日,重庆市涪陵区林业局职工方洪在微博上多次以网名“方竹笋”发表言论。4月22日,在得知李庄“漏罪”案撤回起诉的消息后,发表了一则内容为“这次就是勃起来屙了一坨屎叫王立军吃,王立军端给检察院,检察院端给法院,法院叫李庄吃,李庄原律师说他不饿,谁屙的谁吃,这不退给王博士了,他主子屙的他不吃谁吃”的言论。2011年4月24日,重庆市涪陵区公安分局经询问方洪后决定对其行政拘留10日。后又撤销拘留决定。


  同日,重庆市劳教委向方洪送达了《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聆询告知书》,告知方洪因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根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四)项的规定,拟决定对方洪劳动教养一年;方洪有申请聆询和聘请代理人提供法律帮助的权利等。方洪未提出聆询申请。2011年4月28日,重庆市劳教委作出劳教审(2011)字第1662号劳动教养决定书,认定方洪扰乱社会治安秩序一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决定对方洪劳动教养一年。次日,重庆市劳教委通过电话方式向方洪之子方迪告知了前述劳动教养决定后,将方洪送进重庆市涪陵劳动教养戒毒所执行劳动教养。


  2012年4月24日,方洪被解除劳动教养。2012年5月8日,方洪向重庆三中院提起行政诉讼。


  在庭审中,方洪表示,重庆市劳教委作出行政行为的依据是国务院转发公安部制定的《劳动教养试行办法》,该办法违背了上位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的规定,应属无效。即便根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的规定,其行为也不属于劳动教养对象。被告重庆市劳教委作出的行政行为完全没有法律依据,请求撤销被告于2011年4月28日作出的劳教审(2011)字第1662号劳动教养决定。


  重庆市劳教委在庭审中辩称,2011年4月19日至4月22日,方洪在互联网上多次用网名“方竹笋”在微博中散布谣言,严重扰乱社会治安秩序,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的《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的补充规定》第三条和《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四)项及有关规定,对方洪以扰乱社会治安秩序作出劳动教养一年的决定符合法律规定,程序合法。


  法院经过审理后认为,原告方洪用网名“方竹笋”在微博上发表的评论,虽然言辞不雅,但不属于散布谣言,也未造成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的严重后果,更不具备“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这一基本要件。被告以原告方洪虚构事实扰乱社会治安秩序作出劳动教养一年的决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法院同时认为,国家公务人员对公民基于其职务行为的批评,应当保持克制、包容、谦恭的态度。


  法院审理认为,被诉劳动教养决定违法,本应撤销。但由于该行政强制措施已经执行完毕,不具有可撤销内容,故依法确认该劳动教养决定违法。100多名公民和媒体记者旁听了庭审。


[责任编辑:袁晴]

 

       斯伟江:直面历史,才有未来!


         ---方洪诉重庆市劳教委一坨屎被劳教案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今天,我们和委托人方洪站在一起,共同捍卫宪法第三十五条的基本政治自由,厘定言论自由的边界,确保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再如方洪一样受公权力的侵犯。


 一,      重庆市劳教委2011年1662号劳教决定没有法律依据。


 1,国务院《劳动教养试行办法》因为违宪已经失去法律效力,不能适用。 


重庆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对方洪的劳教决定书其依据的主要行政法规是《劳动教养试行办法》,该办法应为触犯我国《宪法》的明文规定,没有法律效力。 


我国《宪法》第37条规定,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劳动教养试行办法》,不经过检察院批准或者人民法院决定,直接有劳动教养委员会做出决定,即可剥夺公民1-4年的人身权力,严重违反《宪法》。我国宪法序文规定,“本宪法以法律的形式规定了国家的根本制度和根本任务,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因此任何违反宪法的法律,行政法规等,都没有法律效力。 


法院有权利和义务解释宪法。我国宪法序文规定了,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都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法院作为国家机关,当然有义务解释宪法,执行宪法,对一切违反宪法的行政法规,要认定无效,以维护《宪法》的权威。


 同时,《宪法》第123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院是国家的审判机关。作为审判机关必定有权利来解释法律,否则,法律的字面意义不可能包罗万象,事实上,最高人民法院也出台了大量的司法解释,以解释法律。宪法序文规定,宪法是最高法律,因此,法院也有权利解释宪法。虽然我国《宪法》第六十七条规定了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的职权中有“解释宪法、监督宪法的实施”的权利。但,这不是排他性质的规定。事实上,全国人大也从未解释过宪法,,宪法如不解释,就无法执行,因此,作为日常维护法律实施的法院,在审判中,有解释法律的权利,当然也有解释宪法的义务[1] 。


 宪法只是一本薄薄的书面文件,如果没有有效的守护神,就如一个美丽的少女一样,会被恶霸欺凌,其尊严也将随风飘落。


 2,《劳动教养试行办法》也违反了《立法法》、《行政处罚法》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8条规定:“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制定法律。”《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的补充规定》虽然经过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但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法律。在《立法法》2000年7月1日施行起,《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等明显违反上位法而自动失去效力。


 同时,劳动教养也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8条规定的行政处罚种类。而且,《行政处罚法》规定的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拘留,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最长期限是15日。


 二,      重庆市劳教委对方洪的劳教决定书缺乏事实依据。


 即便《劳动教养试行办法》有法律效力,劳教委的决定书所适用的第十条第四项:“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煽动闹事等扰乱社会治安;不够刑事处分的”。本案原告方洪不存在上述事实。


 被告劳教委据以处罚的事实依据就是,方洪撰写的一坨屎的微博“这次就是勃起来窝了一坨屎叫王立军吃,王立军端给检察院,检察院端给法院,法院叫李庄吃,李庄的律师说他不饿,谁窝的谁吃。这不推给王博士了,他主子窝的屎他不吃谁吃。”,还有一条就是“裸官勃起来到重庆后的所作所为真是决嘉陵之波,流恶难尽,罄歌乐之竹,难书其罪。”


 方洪的言论完全是依据《宪法》第41条规定的公民监督权。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


 被告在答辩中说,方洪在微博中散布谣言,严重扰乱社会秩序。首先,劳动教养办法中并没有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的规定。第四项规定的,是煽动闹事。


 其次,谣言是不实之辞。方洪所撰写的微博,是时政性的批评文字,并不是描述事实。


 第三,李庄案二季,事实证明,确实是一个不构成犯罪的案子,是王立军领导的公安机关肆意妄为的一个案子,江北区检察院撤回起诉,就是明证。而王立军是薄熙来一手从东北带来,提拔的公安局长,薄熙来负有领导责任。新华社的社论,评论薄熙来说,他在王立军事件的发生负有直接责任和领导责任。对王立军领导的公安机关迫害李庄,当然也负有直接责任和领导责任。方洪所批评的行为,完全是一种正确的批评。


 


至于说到薄熙来是裸官,这也是事实,从中央公布的情况看,薄熙来的妻子薄谷开来,已经非中国公民,其子薄瓜瓜在美国读书,这不是裸官是什么?至于薄熙来在重庆的所为,温家宝总理在记者招待会上说: “多年来,重庆市历届政府和广大人民群众,为改革建设事业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也取得了明显的成绩。但是,现任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必须反思,并认真从王立军事件中吸取教训。”对薄熙来的批评是非常直接的。方洪的批评和温总理是一脉相承的,被告能否也把总理给劳教了?


 


第四,即便方洪批评有误,也不能算严重扰乱社会治安。每个人都不是圣人,一生不说错话。只有在各种观点交集情况下,才能让大家看清楚事情的真相。如果所有批评政府错误的言论都被视为扰乱社会秩序,那么中国得变一个多大的劳教营?我们也要相信人的理智,完全能判断清楚,到底什么批评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薄熙来、王立军的行为,最终表明在重庆以外地方对其的舆论批评,是正确的。这是当下的历史所证实的,就在眼下,记忆犹新。


 


公民合意建立国家,不是让国家来压迫自己的;公民选举政府官员,不是用来赞美的,而是用来服务自己的。


 


三,      方洪的微博在言论自由范围之内,劳教委的决定是一种严重侵权行为。


 


方洪的行为是公民行使言论自由,其言论并没有煽动起即刻的暴力,也没有人会因此而闹事。离言论自由的边界,有很远的距离。


 


公权力尤其是对政府及政府官员的批评上,一定要容忍说错话。因为,国家赋予政府官员非常大的权力。社会公众一定要保持警惕,保持批评,才能让政府官员少犯错误。薄熙来犯了那么大的错误,就是因为,重庆本地的媒体,乃至全国的媒体批评不够,监督不够。新华社社论的标题是《薄熙来问题的揭示,为领导同志敲响一记警钟》,如果这个警钟敲在前面,警钟长鸣,薄熙来就可能不会犯那么大的错误。因此,公民的舆论批评权,是对政府权力的有效制衡和监督,在我国只能鼓励、容忍,而不能打击。重庆劳教委对方洪的打击,恰恰助长了薄熙来的错误,认为自己天威难犯,故无法无天。现在中央在调查薄熙来的错误,并再次重申了法治至上的理念,我们希望法院的判决和中央提倡的法治至上精神保持高度一致。


 


我国的历史表明,周厉王时,民众不敢批评政府,走在路上连说话都不敢,道路以目,这个时候,看似周厉王胜利了,得意洋洋。实际上,3年后(公元前842年),平民们最终不堪忍受,自发地组合起来攻入王宫,把暴君放逐到一个叫彘(今属山西,薄的老家)的地方,历史上称国人暴动。之前,大臣邵公对周厉王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言论和治理水一样,只能疏导,不能堵塞。


 


涪陵在长江边上,如果我们把长江堵上,和三峡大坝一样,但不泄洪,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我们所在的法院,乃至这个城市,都将遭受灭顶之灾。劳教委及其上级就是用这种方式来对付方洪,他们堵住了方洪的嘴,但是堵不住天下悠悠百姓之口,这个案子对国家形象带来非常巨大的负面影响。相信法院一定会拨乱反正。俗话说,一时胜负在于力,千秋胜负在于理。


 


代理人希望,重庆的司法平反冤假错案,从这个最简单,普通人都能明断的案子起步。正如新华社社论评薄熙来事件所说,“中国是一个把建设法治国家作为治国理念的国家,法治的意义,在于法律的尊严和权威不容践踏”。不管在重庆这一片美丽的土地上,司法的历史如何沉痛,荒唐,我们只有像个男人,勇敢的面对他,承认错误,才能抬起头来,面向一个光明的未来!而不是像个太监,推诿,掩盖,让被践踏的宪法、法律,在血泪中无助的哭泣,沉吟,这样,中国将迎来一个不稳定的明天。 


我们对贵院的判决抱有信心!和温总理一样[2],我们对国家的未来也抱有信心!直面历史,才有未来!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


                                           斯伟江


                                          2012年6月28日



[1] 2009年最高法院出台《关于裁判文书引用法律、法规等规范性法律文件的规定》2009年10月26日,法释2009,14号,第七条规定,人民法院制作裁判文书确需要引用的规范性文件存在冲突,根据立法法等有关法律规定无法选择适用的,应当依法提请有决定权的机关做出裁决,不得自行在裁判文书中认定相关规范性法律文件的效力。本案不存在这种状况。


 


[2] 温总理在批评重庆的时候说: “历史告诉我们,一切符合人民利益的实践,都要认真吸取历史的经验教训,并且经受住历史和实践的考验。这个道理全国人民懂得。因此,我们对未来抱有信心。”


(转自斯伟江的博客)


 


 附相关评论: 


孙发荣律师新浪个人认证 :正确的做法就是给人惊喜的。


@winter001225:能够当庭宣判,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刘桂明新浪个人认证 :新华社重庆6月29日电(记者朱薇)备受关注的重庆网民“方竹笋”发微博遭劳教事件进入法院公开审理阶段,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庭审,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9日当庭宣判,确认被告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违法。“一坨屎案”就此获得了法律上的说法。


@斯伟江新浪个人认证 :#一坨屎案#:方洪的儿子方迪,就是因为和我与@袁裕来律师 联系,想曝光他父亲方洪的遭遇,被判刑一年二个月,到今年年底才能放出来。今天吃饭遇到他妈妈,说方迪被判刑一审时之后,她才知道方迪被判了。一个微博,一个涪陵普通家庭的劫难。

转发(649) | 评论(183) 6月28日20:44 来自新浪微博

 

斯伟江新浪个人认证 :离开涪陵前,去为方洪儿子方迪做了点事。他妈妈说方迪二审开庭时,两眼流泪,只说冤枉。一审没通知家人,也不让他请律师。方洪这一家,重庆这几年!


@袁裕来律师新浪个人认证 微博会员:#一坨屎劳教案#法院当庭宣告劳教决定违法。原告胜诉!掌声雷动!

陈有西新浪个人认证 :少打百姓旗号。方洪也是百姓,你也是百姓。你因为刚才发这条微博,劳教你一年,你还会这样说吗? //@胡洲blog:是打黑还是黑打,去问问重庆的老百姓!只有老百姓才说的算//@天城云扬: 但愿这样的黑打不再重现。 //@陈有西:反攻倒算谁?你是说现在的流氓无产者都是豪华办公楼里的?你这个白痴。


 

吴越法政观察:前路漫漫,依旧艰难。清除冤狱,内外努力。没有神仙皇帝,全在我们自己

 

陈有西新浪个人认证 :重庆拨乱反正开始了! //@土家野夫:万恶的劳教制度早就该取缔。//@hulalala: 愿此案成为重庆几年黑打平反翻案的开端 @袁裕来律师: #一坨屎劳教案#法院当庭宣告劳教决定违法。原告胜诉!掌声雷动! 


吴越法政观察:所谓“一坨屎”之说,是我的发明,方洪仅仅是用重庆话翻译,父子即遭刑求。重庆另有数十网友,批评重庆卫视改版红色频道,均被以郭维国为首的专案组调查,中有半数处以劳教。//@还是石扉客: //@泰_宗: //@南山北陶峰: 天理难容[围观]


伍雷:等你李庄那屎案呢!//@李庄:去年,重庆江北法院,@斯伟江 “正义虽然不在当下,但,我们等得到!”的豪迈,久久激荡着万千民众,今天初见端倪。


@斯伟江新浪个人认证 :一坨屎案的胜诉,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值得肯定,但不能过度解读,以后的继续平反,有待谨慎观察。


@谢佑平新浪个人认证 :劳教制度有损国家形象,理应取消。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法治国家的警察可以通过行政权限制和剥夺公民自由长达一年以上。公民自由限制与剥夺只能由司法机关进行。我国宪法也排斥司法机关以外机构行使该权。公安机关认为公民自由需要限制和剥夺时,应提交司法机关审查决定。中国是法治国家,劳教须取消。


伍雷:一坨屎的案子胜诉,老袁律师和当事人老方!

收起|查看大图|向左转|向右转


       转发 <wbr>重庆三中院:因发鈥溡慧缡衡澪⒉┍焕徒痰木龆ㄎシ

转发(44)| 收藏| 评论(21) 今天18:20 来自三星GalaxyNote |  举报


 

 

 


 



 

 

    摘要:涪陵劳教第一案“一坨屎”案,重庆市三中院今日宣判。重庆市劳教委员会关押方洪(方竹笋)为非法。重庆市劳教委员会承担本次开庭手续费50元,并撤销被告对原告的劳动教养决定。


2012年6月29日上午9点左右,涪陵劳教第一案“一坨屎”案在涪陵当地的重庆三中院开庭。经过两个小时的开庭审判,法院作出了最后一审判决:重庆市劳教委员会关押方洪(方竹笋)为非法,重庆市劳教委员会承担本次开庭手续费50元,方洪(方竹笋)胜诉。并撤销被告对原告的劳动教养决定。





    此案的开端系去年4月21日一涪陵网友方竹笋在微博上发帖。据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报导,当天晚上方洪被涪陵公安局传讯,要求他删除博文,他照做了。第二天,20多名警察到他家里逮捕了他。 随后被劳教一年。于今年4月23日出狱。出狱之后方洪(方竹笋)强烈要求上述平反。



    法院经过审理后认为,原告方洪用网名“方竹笋”在腾讯微博上发表的评论,虽然言辞不雅,但不属于散布谣言,也未造成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的严重后果,更不具备“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这一基本要件。被告以原告方洪虚构事实扰乱社会治安秩序作出劳动教养一年的决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法院同时认为,国家公务人员对公民基于其职务行为的批评,应当保持克制、包容、谦恭的态度。





    在2012年6月29日,重庆三中院对此案一审判决方洪(方竹笋)胜诉,并撤销被告对原告的劳动教养决定。



    据方竹笋本人透露,虽然此案他已胜诉,但还未满足他第二个行政诉求。后续的案件审理还会对他的第二个诉求即判令被告在重庆日报、重庆卫视、华龙网向原告赔礼道歉的诉求做出有有效判决。涪陵第贰地也将会对后续的案件审理进行追踪报道,敬请关注。(来源涪陵第贰地)


 


去年事发时的报道:


发微博被劳教


方洪家属失踪


少数网站删除消息


发布者: wgyn | 发布时间: 2011-6-11 17:56| 查看数: 2187|


 

     发微博被劳教,方洪家属失踪,少数网站删除消息  

  

    重庆市民方洪(网名方竹笋)因为写了讽刺谩骂薄熙来的微博而被劳教,事件近日网络曝光后,引起了各界关注, 用百度搜索一下“重庆 微博 劳教”,结果超过50万条。有证据表明,一些网站正试图删除该消息,此前百度重庆吧里面的劳教通知书、微博截图等图片已经被删除。由于律师的介入,重庆方面异常紧张,律师披露当事人儿子、妻子、女儿被警方找去宾馆谈话,目前怀疑失踪,再也联系不上了。 

   

    许多网友和律师表示愿意为其子方迪提供帮助。大陆著名律师袁裕来正在为方迪代理他父亲的劳教案,7日袁裕来在微博上发帖称方迪失踪,他介绍下午1点40分接到方迪来电:涪陵公安分局局长让他到渡假村商量他父亲的事,和他母亲、女友一起。随后他电话给方迪希望劝阻,但方迪没有接电话。3点20分方迪来电说没事。傍晚5点50分他再打电话过去,方迪已关机。方迪的一位朋友说,下午4点就关机了,女友也关机。一家人似乎都失去了自由。


    律师袁裕来还向媒体披露,重庆涪陵区警方约谈了方迪,并跟方迪说,这些律师和记者跟你联系,就是为了炒作、为了出台。但方迪表示还是相信律师和记者。


    记者多次联系方迪,同样无法接通。


     律师界关注热议“一驼屎”劳教案


      京衡律师集团董事长兼主任、一级律师陈有西认为,此案已经升温成全国性事件了。他说:“只要重庆这种迷信权力、无视基本法治规则的行事方式不改变,这种出全国洋相的事件还会不断爆出来。一些缺乏头脑的人真会给领导添堵。”


      他认为这个劳动教养案看出两大问题: 一是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法治的约束,权力如果可以肆无忌惮,那么每一个公民都是没有基本人身安全的。第二是劳动教养制度是严重践踏公民基本权利的一种恶法,必须早日废除。


    他认为中国现在很多的法律问题,只有让大家看到血淋淋的现实,才能够明白。他还说:“这个案例非常典型地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公民的基本人权状况已经糟糕到何种程度,让我们知道中国公民基本权利已经被破坏到何种程度。”


     袁裕来表示:“我诚心奉劝重庆方面马上放人,在我看来,劳教方洪不仅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单是那段“一驼屎”微博内容, 一旦进入行政复议决定书或者法院裁决书,就足以能留传百世。”


    周泽律师表示,这是又一例因言治罪,他说:“作为曾经的媒介法研究人员,我认为这条微博,属评论,未超出公正评论范畴。”


     北京一位律师告诉记者,当局根本不让人说话,中国不是法制社会,本身是人治社会,侵犯了公民的权益和言论自由,而且目前的劳教制度本身也是不合法的。在人治社会中,任何人包括当权者,他们的生命和财产都会受到威胁,没有人是安全的。


      “一驼屎”劳教案起因


     重庆市民方洪(网名方竹笋) 因为不满重庆薄熙来在北京李庄案上的严重荒唐的违法行为,于今年4月21日在腾讯微博上发了一条信息:“勃起来窝了一驼屎,叫王立军吃,王立军把这驼屎端给检察院吃,检察院端给法院吃,法院端给李庄律师吃,李庄说,这驼屎太臭了,谁窝的,谁自己吃。”


  重庆讽刺谩骂薄衙内被劳教案曝光后 疑全家失踪


    方洪的儿子方迪失踪前介绍事情经过。方洪写微博第二天被警方要求删除,并要求以后不准在网上说此类的话,后又要找方洪再谈话,方洪拒绝,家被停水、停电两天,随后再被治安拘留。在4月24日重庆涪陵区警方又对方洪做出了劳教一年的决定。派出所副所长冉庆还跟方洪要了家里的钥匙,没有搜查令就将他们家电脑(主机和笔记本电脑)拿走,并翻查了电脑周围的所有抽屉,也没有留物品清单,电脑至今不肯归还家属。


      派出所还逼方迪签署了一份东西,意思要他忍下来,不要告诉任何人,也不要网上找人写东西,否则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本主题由 宋祥平 于 2011-9-4 11:19 移动

                        


 


新闻背景:


从“一坨屎”案看重庆当局的狭



    45岁的方洪(网名“方竹笋”)是重庆涪陵区市民,原为涪陵区林业局员工,已内退。喜欢在网上议论时政,发文针砭世态,曾几次被当地警方网-监等约谈警告。因为不满重庆方面在北京李庄案上的严重荒唐的违法行为,于今年4月21日在腾讯微博上发了一条信息:“勃起来窝了一驼屎,叫王立军吃,王立军把这驼屎端给检察院吃,检察院端给法院吃,法院端给李庄律师吃,李庄说,这驼屎太臭了,谁窝的,谁自己吃。”

 

    方洪发这条微薄后,第二天即被重庆涪陵区公安局网监警察传唤,警方并要求他“把在腾讯微博上写的全部删了”,并说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以后不准在网上说云云-。几日后,方某再次被警方叫走,并被扣押在派出所,当地的崇义派出所警员称,要对方洪处以“治安拘留”10天的处罚。


    方洪之所以这么快被逮,源于2010年3月,重庆在全国首先搞了网络实名制,并把QQ群、微博、短信已经纳入了警方监管的范围。

     4月24日晚上10点左右,重庆涪陵区公安局局长马世文等人来到派出所,方洪之子方迪回忆说,“一行人到派出所,去楼上开了会,下来之后,就说先治安拘留,正向-重庆市申报劳教一年。”


随后,警方将一份劳教“聆讯告知书”交给方迪。该件显示,重庆涪陵警方以方洪“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拟将其劳教一年。


    此事过程被方迪在网上公开以后,引起了各地-网民的关注,迅速升温成全国性事件。


    此事件恰逢在李庄案“第二季”刚刚落下帷幕,重庆当局还处在李庄案被舆论诟病的漩涡之中,“一坨屎”微薄的内容也是针对李庄案而发。从前述第一次被传唤的过程来看,开始涪陵警方并没有有意为难方洪,也只是警告、批评教育而已,似乎事情到此也就了结了。不想几天之后,方洪再次被传唤,当即被扣押在派出所,甚至涪陵警方的马姓局长亲自出面开会研究对“一坨屎”事件当事人的处理意见----先行拘留的同时,申报对方洪的劳教。就这样涪陵公安局和重庆公安局上下其手,迅速将方劳教一年,致使这坨屎开始迅速发酵,演变成继彭水诗案、灵宝帖案之后的“一坨屎”案。

 

    为尊者讳!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轻者治安拘留,重者劳教,甚至跨省。

 

    在对李庄案“第二季”质疑、批评的舆论声中,我们也看到听到了来自重庆方面的些微不同声音,但是那些声音大多是闪烁其词,欲说还羞,而“一坨屎”的微博却以不雅的比喻直指重庆当局最高的主政者,而且方洪本人又是重庆警方网监多次约谈的对象,身在重庆的方洪在这样的背景下,其命运也就可想而知了。

 

    方洪因言被劳教的命运,使人不禁想起了之前法国总统萨科齐在街头与民众公开对骂的一则报道。萨科齐出席一个农产品展销会,正当他走近群众准备握手时,一名男子因为不愿和他握手,便对他回避三舍,然后说道:“噢不!不要触摸我!”萨科齐则笑面迎人“回敬”道:“那么滚开吧!”该名男子也不好惹,说:“你令我反胃!”此时萨科齐怒斥道:“快滚!你这个该死的白痴!” 萨科齐和民众互骂的过程被《巴黎报》拍摄下来,并把有关实录上载到该报网站。事后我们没有看到萨总统动用警察“约谈”、“警告”、“拘留”、“劳教”“跨省”那名与其对骂的民众,相反由于这一对骂的滑稽场面,却被法国人理解为萨总统的亲民之举与民众不畏权力的象征,也为萨总统赢得了不少的支持率。

 

    且不说“一坨屎”的言论是不是真的构成以“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方洪就应该被劳教,自有法律来澄清这一切。仅仅从重庆当局自“唱红打黑”以来,面对不断地质疑的声音所作出的回应上看,远不如其所说的那么的从容淡定,那么的有雅量。“我们从政这么多年,听批评的话,都听出茧子来了……认准了,就得干!所以我们也不在乎人对我们说三道四。”如果“一坨屎”言论被视为说三道四的话,那么方洪被劳教的事实恰恰说明了重庆当局的在乎!而且在乎的容不得半点不同的声音!当然,重庆管辖范围之外的说三道四是不能在乎的了,重庆所辖范围之内的说三道四那还是要在乎的。

 

    也就在方洪被治安拘留之后的2011年4月28日,人民日报刊发了《以包容心对待社会中异质思维》称:“相对于普通民众,手握权力的执政者尤其需要这种“包容”。如果说前者的狭隘只是语言暴力,后者的狭隘则可能带来真实伤害,比如“彭水诗案”、“灵宝帖案”;如果说前者的包容体现的是素质修养,后者的包容不仅是一种“雅量”,更是执政为民的需要、法治社会的要求。”“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是一种胸怀,更是一种自信。”

 

    从李庄案吸取到了足够的教训之后,重庆当局该有这样的雅量和胸怀。近看彭水诗、灵宝帖案,远看萨总统与民众当街对骂,认真反思一下对“一坨屎”案处理的方式,收敛权力的傲慢,宽容地对待批评的声音,把有限的司法资源用到解决民生最需要的地方,才是执政者的头等要务。

 

    当下而言,知错就改,妥善处理“一坨屎”案,通过行政复议的方式撤销对方洪的劳教决定,尽快恢复其人身自由,挽回由此造成的不良影响,重塑重庆形象,犹未为晚,这不失为一项不错的选择,不要再继续将这坨屎弄得臭气熏天了。



http://bbs.yjq.cc/thread-523548-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