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五粮液酒窖产权纠纷考验中国司法

2015-06-03 17:47:43来源:纽约时报阅读:6034次

 

 

 

 

 

 

五粮液酒窖产权纠纷考验中国司法

 

《纽约时报中文网>头条报道


 

2015年5月27日

 

 五粮液厂房里始建于明代的16口窖池。

自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两年多前掌权,并展开一场打击官员腐败和奢华生活的运动以来,中国很多的白酒生产商经历了诸多困难。但身为中国知名酒精饮料厂家之一的国有企业五粮液,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却有更为久远的根源。

五粮液是一种澄清的烈酒。几十年来,五粮液公司一直自称是用16口可追溯至明代(1368年至1644年)的窖池,来将粮食发酵酿成同名商标白酒的。这些窖池被认为是连续使用的窖池中最为古老的,该公司也称赞它们是其“独有”的,并称这些窖池“奠定了五粮液辉煌史的基础”。

但一个家族自称是那些窖池真正的主人,他们起诉五粮液公司和四川宜宾政府,以不正当的方式夺取了控制权。而现在,在首次起诉过去五年后,一家法院同意受理这起案件。这起案件涉及的资产极有价值。多年来,政府与私人对其所有权一直存在争议。为了让法院免受地方政府的不当干预,官方颁布了一些新规定,这一案件也被认为是对这些规定的考验。

 五粮液是中国最有名的烈酒之一,图为2010年五粮液香港旗舰店开业时,一名服务员拿着一瓶五粮液。
Bobby Yip/Reuters
 涉及明代窖池的这宗案件之所以发生,是因为中国在上世纪中期的政治剧变。

提起诉讼的尹家称,尹氏祖先在明代时修建了那些窖池,并用它们来酿造白酒,一直到上世纪50年代初期,也就是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后不久。75岁的退休教师尹孝功在接受采访时称,是她的父亲尹伯明,最先将窖池和相邻的厂房出租给五粮液公司的,当时该公司还叫国营二十四酒厂。尹氏家族是白酒酿造世家,作为尹家的第十八代后人,尹伯明在上世纪20年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再积极参与酿酒生意。

1958年,在一场声势更大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当中,很多私产主被迫将自己的房产转交给政府,由其出租给国有企业(但政府并未获得房产所有权——编注)。后来,五粮液以向政府支付月租,再由政府将租金的一部分交给尹家的方式,继续使用窖池和厂房。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后,尹家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未收到过租金。尹伯明曾在政治咨询机构宜宾市政协担任常委,与中国领导人刘少奇关系密切。刘少奇后被毛泽东当做反革命“叛徒”清洗,并于1969年在狱中辞世。尹伯明也遭到了迫害,于1971年去世。

但尹孝功表示,在纠正毛泽东时代“历史错误”的时期,宜宾政府在1984年提供了一份文件,证明窖池及窖池上面的一间房屋属尹家所有。然而,相邻的厂房并未还给尹家。

尹孝功称,1993年,五粮液与尹家签订了发酵池租赁协议,同意补交1985年到1992年期间的租金。1995年,五粮液从国有性质的宜宾市房产公司手里买下了厂房。

窖池租约每五年更新一次,直到2009年底。那一年五粮液集团解除了合同,但继续使用这些窖池。该集团声称1995年买下厂房时获得了这些窖池的所有权。

尹孝功表示,“它那时候说的核心理由就是它买了我们的厂房,说酒窖是房屋的附属建筑。”她表示,当尹家出示1984年的文件证明其所有权时,宜宾政府告诉尹家,这份文件无效,窖池在1958年已经成为国家资产。

2010年,尹家起诉五粮液集团和宜宾政府,指控他们非法侵占私人财产。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拒绝受理案件。

但今年5月1日开始,新实施的规定使得地方法院更难无故驳回上诉。尹孝功和律师重新提起了上诉,原告和被告将于6月25日交换证据。


尹家的两名代理律师之一陈有西表示,尹家要求五粮液集团支付2009年到现在的租金共计580万元人民币,诉状中窖池的估值定为2.5亿元。本次诉讼标的金额共计3.08亿元,超出了标的金额3亿元的要求,可由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

陈有西表示,这些窖池实际上值更多钱。“我们也可以告它50个亿,告它100个亿,因为它是五粮液核心资产嘛,”他说。“但是尹家,因为就是普通的家庭,告得太多我们也付不起。”

在中国,法院根据争议资产的价值向原告收取一定的诉讼费。陈有西透露,该案的诉讼费为158万元,尹家要求如果五粮液集团败诉,该公司需要偿还诉讼费。

陈有西表示,该案将成为一个试金石,检验中央政府是否会兑现加强法治的承诺。

“我们原来说是公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他说。“现在我们修改了宪法,要平等保护各种所有制的财产。”这里指的是2004年开始生效的宪法修正案。

周一,五粮液集团的一名发言人在邮件中重申了该公司上周三发表的声明,称“本公司将依法全力维护公司和股东权益,积极参加诉讼”。该公司还表示,“本次公告的诉讼案对公司本报告期利润无重大影响。”

去年,该公司报告营收210亿元,净利润超过58亿元。

宜宾政府在周二表示,政府仍在处理请求置评的传真。

被问及是否有信心胜诉时,尹孝功表示,她相信党。

“依法治国,这个是我们党的大政方针,”她说。“我是相信我们党中央的。”


翻译:陈亦亭、许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