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高院登报向蒙冤者道歉事件舆情分析

2015-09-12 15:37:40阅读:13821次

 

 

 

 

“安徽高院登报向蒙冤者道歉”

事件舆情分析

2015-09-09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

yuqingpeople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是国内最早从事互联网舆情监测、研究的专业机构之一,在舆情监测和分析研究领域处于国内领先地位。从事舆情收集、研判、分析研究等工作。

 

 

 

 

 

  近日,一则刊登在地级市党报上的道歉公告在网络中迅速走红。9月7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在亳州市委机关报《亳州晚报》上刊登一则公告,为“亳州兴邦公司集资诈骗案”中原判有罪的邱超等19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向他们赔礼道歉。在公告中,安徽高院解释称,2012年7月25日,该院以犯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判处邱超等19人有期徒刑。经重审,2014年10月30日,检察机关决定对他们不起诉,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目前法院也已向他们支付人身自由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

  这则道歉公告一经刊出,立刻在媒体和网民中引发强烈反响,喝彩和质疑之声皆有之。截至9日下午16时,与该事件相关的网络新闻共计1327篇,新闻客户端文章39篇,微信公众号文章70余篇,仅新浪网《安徽高院登报向19名蒙冤者道歉》一文跟帖近2万条。

 

 

1法院道歉公告引发网络围观

  9月7日,《亳州晚报》在当日报纸第16版刊发安徽高院对于一则错案中19名蒙冤者的道歉公告,并附上赔偿请求人的名单。当晚,律师@陈有西在其个人微博中发出公告全文、报纸样刊等多幅照片,并称“令人钦佩的安徽省高级法院和亳州中院”,为法院的道歉点赞。众多律师同行关注转发,在法律业内引发热议。

  8日上午,澎湃新闻以《安徽高院向蒙冤者登报道歉:列全部19人姓名,系全国首例》为题率先报道此事。文章引述该案代理律师和法学专家评论称,安徽高院的这一做法在全国尚属首例,值得肯定。消除影响、恢复名誉不仅在精神上抚慰了当事人,有利当事人重新融入工作,而且这也利于树立司法权威,“法院只有积极认错,才能赢得公众信任”。随后,@澎湃新闻、@头条新闻、@天津日报、@新安晚报、@中国青年网等媒体官微纷纷转发该篇报道,更多普通网民参与讨论,令此事舆情热度迅速攀升。

  8日晚之后,包括央视、凤凰卫视等电视媒体以及财新网、《新京报》、《法制晚报》、《新安晚报》等国内主流报刊跟进报道这一事件,并刊发相关评论。另外,英国广播公司网站、德国之声电台、法新社也关注此事,称赞“有标志意义”。媒体的集中报道令此事的网络关注度再度升温,9日上午,#安徽高院,登报道歉#话题登上热门微博话题榜,阅读量达30万人次。

2媒体点评

(一)法院登报道歉迈出司法公正一大步

  安徽高院以登报公告这种少见的方式向蒙冤者表达歉意获得媒体的普遍认可和称赞。《第一财经日报》《北京青年报》评论认为,安徽高院的这一举动体现了司法机关积极纠错、勇于道歉的勇气和对法律尊严的敬畏,既有效减弱受害者的对立情绪,修复受害人的精神创伤,抚慰受害人的心理创伤,更重塑了司法权威和公信力,给法治国家垫上一块基石。从长远来看,则有利于让公共舆论形成某种监督力量,敦促司法机关更加审慎地办理案件,进一步压缩冤假错案的存在空间。《新京报》社论则更进一步指出,安徽高院首倡的登报道歉,为类似的冤案处理树立了一个标杆:在公共舆论空间里,对错案做公开赔礼道歉,不扭扭捏捏,是国家赔偿制度的应有之义。法院平反冤案、公开认错,不丢人;法院不这么做,才丢人。这一做法值得借鉴推广。

(二)司法机关公开致歉不应只是个案

  在肯定安徽高院首创之举的重要意义之余,媒体也期望“登报道歉”这一做法成为今后司法纠错的标准配置。《新文化报》评论称,错案纠偏之后,当事人要求有关部门道歉于法有据。但在现实的司法实践中,司法机关道歉往往是难上加难,探究背后的原因,一是在涉及精神形式赔偿的问题上,目前的法律法规对于什么情况下需要道歉,道歉的主体如何确定,道歉的方式、范围等,尚不够细化和规范;二是公权力部门碍于“颜面”,也令道歉难以兑现。由此来看,安徽高院向蒙冤者登报道歉尚属孤例,而错案纠偏后的公开道歉,从个体自觉走向普遍的法治自觉,恐怕还有一段路要走。《新华每日电讯》则举一反三,提出为冤假错案公开致歉应成为司法惯例之外,在其他领域,政府机关为值得道歉的公共事件担责,也应该成为一种政治文化和惯例。

(三)法院登报道歉“意义”无需拔高

  在外界为安徽高院的这一举动倍感欢欣鼓舞之时,也有部分媒体对此保持谨慎乐观的态度。红网评论称,法院登报道歉,不过是在履行一个最基本的道德义务,没必要拔高,更谈不上什么“意义”。反之,如果一些部门单位,办错了事情情愿掏钱赔偿,而拒不低头道歉,那才是值得惊奇并唾弃的。《钱江晚报》也认为,民众点赞,只是对“中国首例”的击掌鼓励,并不意味着感恩流涕。道歉公告仍无法彻底消除这场严重错判带给社会的负面影响,而背后暴露的公检法在相互制约、相互监督机制上的人为缺失更值得反思。媒体微信账号“团结湖参考”更是“泼上凉水”:法院未必有道歉的法定义务。错案的发生有多种原因,责任未必都在法院。如果每一起错案都要道歉,不仅法官们忙不过来,法院恐怕也要变成“道歉机关”。一个社会要想实现长治久安,法律和司法的权威是必不可少的。这种权威来自公正审判、来自依法纠错,而不是被动地打人情牌。

(四)道歉之后,追责和改革也须跟上

  法院道歉和国家赔偿到位,并不意味着万事大吉,深刻反思错案发生的原因,对制造冤假错案的相关人员进行追责也是《法治周末》《潇湘晨报》等媒体呼吁的内容。相关评论指出,单维度的赔礼道歉可能存在法理层面的异化,当安徽高院的道歉可能是来自“听取律师的意见”,公权力内化于心的自觉就值得怀疑。由此,缺失追责前提的道歉既无诚意也很苍白,严肃追责才是最有诚意的道歉。《新快报》则呼吁让正在大力推进的司法体制改革迅速发挥作用,通过“法官终身负责制”等一系列措施唤醒法官的责任感,让法官在判案时保持基本的谨慎,让司法公信力上升到公众希望的高度,否则,就不应高估法院为错案道歉的意义和价值。

3网民观点

  根据对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以及新浪微博中300名网友评论的随机抽样调查统计, 对法院持正面肯定态度的言论占据网络舆论场的主流,另外,追究错案责任、将道歉这一形式常态化、健全防范冤假错案机制等也为网民所广泛呼吁。


图:网民观点倾向性分析(抽样:300)

法院道歉体现司法进步,值得肯定 24%

  @lijianxun369821:进步是好事。点赞!

  @老徐时评: 能公开道歉是一种进步!

  @咚咚呛爱吃鱼子冻: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法制国家应该有的行为。

安徽高院创下先例,勇气可嘉 21%

  @山林佳雨:为安徽高级法院登报道歉点赞,相信此举绝不会造成法院威信的降低,反而会大大提高。

  @老茧:有错必究,顶一个!一个人、一个部门工作中终究存在不足,只要不是故意的,改正就好,司法机关登报公开自我批评从全国来说也是难能可贵的。

呼吁错案追责 19%

  @蓝翎摄影:好事,知错就改。办案当事人,是否应该担责呢?

  @幸福快乐单身汉:制造冤案者得到法律追究,这才是最基本的要求,这点都没有做到,谁能保证冤案不会再一次发生!!

  @狂人日记:必须对当事分院院长和经办法官追责,让法律更加神圣。”

希望能突破个案成为常态 15%

  @古栗:正确地承认错误,没有人会说你。是首例,希望不是唯一一例。

  @想着天妃宫:进步,从承认错误开始!就事情本身表示安徽高院不错。但到现在为止,还觉得这种好也只是一种个案。真正的有效机制还没有。

依法办案、避免冤假错案发生更重要 10%

  @未果:冤案得以洗清,祝贺,毕竟当事人受的折磨很多,希望国家法院以后对案件一定要仔细审查。

  @张轩格:虽说这样是可以给受害者安慰,但是又能换会多少实质效果呢,自己最好的年华都在污名、不堪中度过,这能用什么来赔偿呢,是简单的钱吗?最能让我们大众放心的应该是如何健全和完善司法体系,提高司法效率,减少或避免此类事件的发生,而不是事后一个道歉和赔偿就可了事。

质疑法院审判的公正性 7%

  @求索:儿戏吗?忽为死囚,忽又无罪释放还得拿国家赔偿,这法院是如何判的?谁之责?

  @梦境:为什么会出现严重错判?有没有权力干预?公众需要答案!

舆情点评

  英国哲学家培根曾感叹:“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只是弄脏了河水,而不公正的审判却污染了河水之源。”冤假错案历来是国内外舆论关注的重要司法议题。近年来,我国加大防范和纠正冤假错案力度,赵作海案、呼格吉勒图案等一批冤假错案的纠偏无不牵动着大众的视线。但相比此前案件改判引发的轰动效应,如今舆论对于冤假错案的关注重点正转移到事前防范、事后追责和赔偿,以及司法机关对于冤假错案的态度之上。从这一背景来看,此次安徽高院公开登报道歉之所以引发舆论关注也正是舆情变化的趋势所向。

  与此前赵作海案和呼格案中法院高层领导亲自鞠躬道歉相比,安徽高院首次以组织名义在媒体公开承认错误,这一罕见举动显然更能让外界感受到司法诚意和进步。正面积极评论聚集舆论场的结果也再次证明,司法机关的自我纠错和改革若切实符合民众的利益和期望,都会得到舆论的支持和盛赞。

  但与此同时,司法机关也应认识到,如果问责纠错未能与道歉同步进行,与实现真正的司法正义就仍有较大的距离。尤其是近年来,浙江张氏叔侄案、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等一系列冤假错案先后平反昭雪,但相关问责却迟迟没有进展,频频被媒体和网民所诟病。相比登报道歉,制度改革与机制完善更能发挥“定心丸”的作用,也更有理由让公众对中国的司法进程保持乐观的态度。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毛亚美)


来 源|人民网舆情监测室

主 编|卢永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