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邦集资案发回重审大幅改判

2014-11-16 20:49:56阅读:30445次

京衡律师团:(从左至右)王洪波律师,费嘉仪(助理),张保生律师,翟呈群律师

程福如律师,李健勇律师,陈有西律师,张军律师,杨佰林律师

王录春律师,苗宏安律师,王旭菲(助理)。


兴邦集资发回重审大案大幅改判


京衡16位律师3年多辩护终成经典案例



43位被告中

原判死刑的吴尚澧改变定性判10年

2人死缓3人无期均改判8年以下

21人不起诉无罪,2人免予刑事处罚

6人判后刑期已到  当庭释放

集资诈骗罪 改变定性为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个人犯罪 改判定性为 单位犯罪

判决书释法慎严说理充分

全面回应评析控辩双方意见


律师辩护意见被大量采纳







   2014年11月14日上午九时,安徽亳州市兴邦公司原董事长吴尚澧等22名被告人,被控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一案,在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

第一被告吴尚澧被判决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原判集资诈骗、死刑、立即执行);廖某某改判为8年(原判死缓);程某被判3年3个月(原判7年6个月);另有多名被告被判处已经执行的刑期,也当庭获释;其他各被告的刑期与原判决相比也都获得了巨大的减轻。最后一名被告吴万顶被判免予刑事处罚(原判10年)。




补充:吴尚澧\石峰均罚金50万.


     本案的司法程序已持续数年,原由亳州市检察院于2010年1月6日提起公诉,指控亳州市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吴尚澧等39名被告人犯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隐匿会计凭证、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2011年3月15日,亳州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吴尚澧死刑,其余被告人死缓、无期、有期徒刑等刑罚。吴尚澧等人不服,上诉至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安徽高院维持了吴尚澧的死刑判决,并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最高法院撤销一、二审判决,将案件发回安徽高院重审,安徽高院又将案件发回亳州中院重审。





此案,京衡律师派出了由陈有西主任领衔,上海所、杭州所、湖州所的16名律师、助理组成的律师团,驻扎亳州中院连续开庭半月。经过3年(前2年已经由其他律师所律师进行了大量工作,京衡是从最高法院死刑核准阶段接手办理)多的工作,京衡律师辩护的效果和结果,已经在最高法院不核准吴尚澧死刑、撤销原判、发回重新审理中,开始初步实现;对21名嫌疑人的撤案、不起诉、开始主动进行国家赔偿,显示全面转机,亳州市中级法院的这次新判决,再一次证明了京衡律师卓有成效的辩护。



律师在午间休庭时间。


京衡全体律师在辩护中坚持原则,寸步不让;在风格上理性严谨,尊重法庭,严守法律标准,

赢得了控方和法庭的充分尊重。庭审期间,午间休庭一小时。

亳州中院13天中,每天为律师、执勤人员安排了盒饭,后勤上提供了很多方便。


陈有西律师在亳州中院。


吴尚澧辩护词,共16部分,126000字。


京衡律师团部分律师。



兴邦宣判,追求公平又获进展

京衡刑辩,扶持正义再创辉煌


京衡网报道    张军


       众瞩目,疑案揭晓。

    2014年11月14日上午九时,安徽亳州市兴邦公司原董事长吴尚澧等22名被告人,被控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一案,在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

第一被告吴尚澧仍然被判决犯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罪 ,判处有期徒刑 10年(原判集资诈骗、死刑、立即执行);廖某某改判为8年(原判死缓);程某被判3年3个月(原判7年6个月);另有多名被告被判处已经执行的刑期,也当庭获释;其他各被告的刑期与原判决相比也都获得了巨大的减轻。最后一名被告吴万顶被判免予刑事处罚(原判10年)。21名原服刑的被告人已经无罪获得自由,宣判时又有8名被告人当场释放,获得自由,走出庄严的法庭,他们沐浴在秋天灿烂的阳光下!

     至此,经过中国著名律师陈有西(京衡律所主任)辩护,被最高人民法院不核准死刑、撤销原判决、发回重新审理的该案,一审再次落下帷幕。一审判决表明,亳州中院贯彻落实了最高法院、安徽高院的精神,采信了京衡刑辩团队陈有西等律师的诸多辩护意见,如:全案是单位行为;不构成集资诈骗;正常广告不构成挥霍(无占有故意);仙人掌干粉价值、无形资产价值漏评;、、、、、对案件的定性、量刑等作了巨大的改变。

    

【回放】


    本案的司法程序已持续数年,原由亳州市检察院于2010年1月6日提起公诉,指控亳州市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吴尚澧等39名被告人犯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隐匿会计凭证、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2011年3月15日,亳州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吴尚澧死刑,其余被告人死缓、无期、有期徒刑等刑罚。吴尚澧等人不服,上诉至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安徽高院维持了吴尚澧的死刑判决,并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最高法院撤销一、二审判决,将案件发回安徽高院重审,安徽高院又将案件发回亳州中院重审。

案件被发回重审后,亳州中院将公诉机关另案起诉的黄鸿飞等4名被告人并案审理。2014年7月8日,公诉机关以证据变化为由,向亳州中院申请撤回对21名被告人的起诉,法院裁定准许。7月9日,公诉机关作出变更起诉的决定,继续指控22名被告人集资诈骗等犯罪。

     公诉机关再次指控称:吴尚澧、石峰等人于1998年11月成立亳州市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先后采取“仙人掌种植”、“全员营销”、“欧莎丽代理”等11种集资模式进行非法集资,数额达35.57亿余元,涉及27省份4万余人,造成集资款23.5亿余元未能返还。公诉机关认为,吴尚澧等22名被告人分别构成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第一被告吴尚澧聘请的中国著名刑事律师陈有西(京衡律所主任)、翟呈群(京衡上海所副主任)辩护认为,此案不构成集资诈骗等指控的犯罪;如果涉嫌犯罪也是单位犯罪等。陈律师提供给法庭的《辩护词》长达9万多字,分16个部分,分别是:1、本案原判和重审相关变化情况;2、兴邦的融资行为有法律依据和政策支持;3、融资行为系兴邦公司单位行为,不是个人行为;4、吴尚澧等人不具有非法占有集资款的目的;5、融资项目(11个)都是真实的,吴尚澧等人并没有虚构事实;6、《起诉书》据以指控的证据严重不足;7、重诉没有出现有价值的有罪证据,相反有很多无罪证据;8、两份《审计鉴定报告》没有证据效力,不能作为定罪依据;9、三份《价格鉴定结论书》依然漏评、错评严重不能体现兴邦公司资产实况;10、侦查机关办案程序严重违法;11、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和公诉程序不当;12、兴邦公司实有资产超过负债不存在诈骗事实;13、关于本案后果和有没有社会危害性;14、关于本案法律适用和犯罪构成的法理分析;15、本案需要以极大的勇气实事求是纠正错案;等。

     最后一名被告吴万顶聘请了京衡律师上海所的张军律师(京衡上海所副主任)、王录春律师,辩护认为,概括本案,存在“一个定性错误,两个重大事实不清,三大矛盾对着干,四个奇怪不寻常”。 一个定性错误:把企业行为定性为个人行为,是错误的;把完全符合公司法、合同法的民事法律行为,定性为犯罪行为,是错误的。两个重要的关键的事实不清:兴邦公司存量资产总额、存量债务(投资)总额分别是多少?不清楚;兴邦公司实际融资(集资)总额、已经兑付数额究竟多少?也不清楚。这两组基础数据不清,导致本案基本事实不清,不能定案。三大矛盾对着干是指:起诉书与最高法院对着干、起诉书与安徽省高级法院对着干、起诉书与本案的全部证据对着干!四个奇怪不寻常:一是“儿子诈骗母亲,外甥诈骗舅舅”(不合人情);二是“自己诈骗自己”(不合道理),明知是诈骗,还愿意投钱进去,自己愿意被骗,自己诈骗自己;三是“被骗的人,为诈骗的人喊冤;被害人,为被告人鸣不平”(既不合人情,又不合道理);四是公诉人自相矛盾:指控的是个人犯罪,举证的都是单位行为;指控的是个人犯罪,却又查封了公司,扣押了公司财产,搞死了全部公司,(既不合人情,又不合道理,还不合法律)。天下哪里有这样的事情?诈骗犯向政府打六个报告,政府给诈骗犯六个批复(亳州五个、嫩江一个),有这样冠冕堂皇的诈骗?有这样政府批准的诈骗?

 另悉,此案43名嫌疑人,有21人已经被亳州市检察院撤回起诉。该21人后被亳州市公安局以“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为由,“决定撤销案件”;后又被亳州市检察院决定不起诉;当地已经决定按照国家赔偿法给予一定的赔偿。被再次起诉的22名被告,亳州中院于2014年7月25日至8月6 日,在经过长达13天的开庭审理,又经过三个多月的研究、协调,终于在今天上午作出上述宣判。


【评议】

     对于今天的判决,兴邦投资户喜忧参半,喜的是与原来的判决相比,定性、量刑都轻多了;忧的是,在追求公平的道路上,虽然获得了进展,但这不是最终的公平,未来的路还很漫长。他们对参与辩护的各位律师表达了真诚的感谢!

    此案,京衡律师,由陈有西主任领衔,并前后共派出了上海所、杭州所、湖州所的16名律师和工作人员联袂工作,为吴尚澧等人提供了强有力的辩护。经过3年多的工作,京衡律师辩护的效果和结果,已经在最高法院不核准吴尚澧死刑、撤销原判、发回重新审理中,有所表现;对21名嫌疑人的撤案、不起诉、获得国家赔偿,也已经显示了全案良好的效果;而亳州市中级法院的新判决,再一次证明京衡律师的辩护是卓有成效的!




“兴邦案”主犯吴尚澧死刑被撤销


 重审获刑十年


2014-11-14 11:27:00 来源: 人民网(北京)




1998年11月,被告人吴尚澧、石峰、董正国等人出资50万元,注册成立亳州市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兴邦公司成立初期,主要经营蚂蚁、土元养殖和供种回收业务。2002年初,兴邦公司引进种植仙人掌,利用仙人掌生产食品、日化用品、保健品等产品,加工了仙人掌干粉,并在中央电视台、安徽电视台等媒体投放大量产品广告。2002年下半年至2008年12月,兴邦公司在未经金融管理部门批准的情况下,通过开发推行仙人掌种植、欧莎丽代理、万店工程等十一个项目,向社会公众非法募集资金,集资数额达355,743.18万元。

法院认为,兴邦公司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规定,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巨大,扰乱国家金融秩序,其行为构成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吴尚澧等22名被告人系单位犯罪中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应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吴尚澧等16人犯集资诈骗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李新珍等6人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罪名成立。被告人石峰、孙祥云还分别利用担任兴邦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的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数额巨大的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应予数罪并罚。

法院遂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兴邦案”始末

该案由亳州市人民检察院于2010年1月6日提起公诉,指控亳州市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吴尚澧等39名被告人犯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隐匿会计凭证、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2011年3月15日,亳州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吴尚澧死刑,其余被告人死缓、无期、有期徒刑等刑罚。吴尚澧等人不服,上诉至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安徽高院维持了吴尚澧的死刑判决,并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最高法院撤销一、二审判决,将案件发回安徽高院重审,安徽高院又将案件发回亳州中院重审。

  •   安徽35亿特大集资诈骗案庭审结束 将择日宣判

  • “亳州兴邦”集资诈骗案重审 数额超35亿涉27省

  • “亳州兴邦”吴尚澧等22名被告人集资诈骗案今日开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