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有西:对证人龚刚模的法庭发问

2012-12-23 18:17:45阅读:4328次


陈有西:对证人龚刚模的法庭发问

《经济观察报》记者法庭旁听实录之四

2010-02-06 16:13:24

  一、龚刚模:我的伤是在海南留的 

   在出庭作证的过程中,龚刚模以重庆方言作答,表示自己只有小学文化程度,不会说普通话。审判长表示

,证人可以用自己习惯的语言来表述。

  在面对第一辩护人高子程的讯问中,龚刚模称,自己是自愿出庭作证,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的时候,面对

镜头有些紧张。根据中央电视台采访龚刚模的视听资料显示,龚刚模接受采访时使用的是带有重庆口音的普通

话,但在法庭作证过程中,龚刚模一直使用重庆方言,并表示不会说普通话。龚刚模否认了自己对李庄说过曾

经被公安吊打8天8夜,大小便失禁,以及审讯过程中看见的是哪些警察,并表示,在与李庄三次会面过程中,

都是没有见到有警察陪同在场。而朱明勇公布的照片和录像、录音显示有警察在场。龚当庭作了伪证。

   李庄情绪激动的问龚刚模:“你记得有个警察挪动了你的活动座椅。移得远远的。是在哪次会面、你是否

听见我跟警员张科的激烈争吵?”

  龚刚模:“没有看见,没有听见。”

  其间,高子程向法庭提出申请,辩护人希望亲自走到龚刚模面前查看伤情,获得审判长许之后,辩护人高

子程与陈有西走上前去仔细查看龚刚模左右手腕处伤痕。

  龚刚模称,此伤自己也不知道是是什么时候留的,已经想不太起来,也没有很在意这个伤情。在高子程的

追问下,龚刚模又表示,此伤是2009年四五月份,在海南亚龙湾的时候,被挂了一下吧。

  陈有西接着对证人龚刚模发问:你同李庄有仇吗?

  龚:没有.

  陈:有怨吗?

  龚:没有.

  陈:那你为了什么去检举他呢?是因为他帮助你排除四个可能判死刑的罪行?

  龚:。。。。。是因为他让我写了一些白纸签字。

  陈:你签字的东西是作什么用的?

  龚:我不清楚。

  陈:你是黑社会头目吗?

  龚:我不是。

  陈:你指使杀人了吗?

  龚:没有。

  陈:你参加贩枪了吗?

  龚:没有。

  陈:你指使贩毒了吗?

  龚:没有。

   陈:那你怎么说你以前给公安的交代都是如实的?你为什么要说这些都是你干的?

  龚: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陈:你在公安讲的是不是事实?

   龚:(摸头)我脑壳被问晕了。法官,我不想回答了。

   审:证人有权不想作证回答问题。证人退庭。   

龚刚模两提不愿再作证

李庄认罪令旁听学生失望

时间:2010-02-03 06:59  作者:谷岳飞  新闻来源:扬子晚报

  李庄当庭承认作伪证,但坚持上诉 

  龚刚模被律师当庭“验伤”,现场多次发生意外休庭 

  李庄案二审开庭上演“惊天大逆转”!昨天上午开庭仅十分钟后,李庄便向法庭宣布“一审事实清楚,证

据确实充分,我撤回上诉理由,我先前的上诉理由作废。”李庄涉嫌伪造证据、妨碍作证罪一案一直广受关注

,这次在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也引来众多媒体的申请旁听。但最终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少数媒体被允

许进入旁听,其他申请旁听的媒体全被拒之门外,只能通过律师与旁听者的描述进行采访。 

  李庄突“变脸”承认作伪证 

  昨天上午9点半,李庄涉嫌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二审在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开庭十分钟后李庄

就宣布,撤回上诉理由,但不撤回上诉。检方问李庄,为何放弃上诉,为什么作伪证。李庄回答说:“作伪证

是为欺骗公安、检察院和法院,也是为龚刚模开脱罪责。” 

  曾声称要穷尽一切法律手段,将官司打到最高法的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庄在二审开始就出此言论,

不禁令所有人吃惊,其中也包括他的两名辩护律师高子程和陈有西。 

  律师为龚刚模当庭“验伤” 

  昨天,证人无一出庭接受质证的局面终于被打破。检方安排了龚刚模、吴家友、龚刚华、龚云飞和两名警

察唐勇和吴鹏六人出庭作证。其中龚刚模的出庭最引人关注。 

  “你有给李庄说被刑讯逼供过吗?”高子程问龚刚模。“没有!是李庄用眼神和语言暗示我这么说的。”

龚刚模回答道。据报道,两位律师在对龚刚模质证时,每每涉及到其涉黑和是否被刑讯逼供等细节问题时。龚

刚模就表示“听不懂辩护律师在说什么”和“你问我这些做啥子。”高子程几次申请希望龚刚模能用普通话回

答询问,但被审判长以龚刚模有权用自己熟悉的语言回答拒绝,有几次审判长不得不为双方充当翻译。 

  龚刚模是否被刑讯逼供成为控辩双方争论的焦点之一。龚刚模作为证人出庭称其从未被警方刑讯逼供,高

子程和陈有西当庭要求为其“验伤”。随后,高子程与陈有西走下辩护台,查看龚刚模双手,高、陈两人称发

现其左右手各有两处伤痕。龚刚模解释说,左手一处伤痕是2009 年四、五月去海南亚龙湾在沙滩上被刮伤留下

的,左手另一处伤痕系长痘自己抠伤;右手两处伤痕其自己也不清楚因何原因造成。 

  龚刚模称被“问昏了” 

  中午12时20分左右,龚刚模提出要上卫生间的申请,法庭合议后,宣布休庭。12时30分左右,庭审继续进

行。在辩护律师发问过程中,龚刚模情绪出现波动。13时许,龚刚模向审判长提出请求:“我脑壳被问昏了,

我不想作证了。”说时,龚刚模手摸脑袋,脸上呈现出痛苦的表情。审判长宣布第三次休庭。13时45分,龚刚

模再次出庭后,上诉人李庄开始向龚刚模发问。刚刚回答完李庄的问题,龚刚模再次举手向审判长提出申请:

“我确实不想再说了!”龚刚模最后称“我头晕,我不想作证,我想回看守所。”法庭经评议后决定,尊重龚

的意见,允许其退庭。 

  李庄称证人“胡说八道” 

  龚刚模走后,剩下的证人继续作证。至16时50分,龚刚模堂弟龚云飞出庭作证时,李庄向他提了几个问题

,但都被龚云飞否认。龚云飞的这个表现让李庄非常愤怒,“我对证人胡说八道表示愤慨。”随后,李庄向法

庭提出,希望其助手马晓军能出庭作证。审判长称已向马晓军送达出庭通知书,但马晓军明确表示不愿出庭,

并希望李庄保持冷静。 

  17时20分许,李庄情绪失控,甚至从被告人的椅子上直接站了起来,“我对证人胡说八道表示愤慨。我认

罪,但是证人证言需基于事实予以陈述。”随后,法庭决定暂时休庭十分钟。 

  特派记者 谷岳飞 重庆报道 

  李庄案辩护律师:事情发展太突然 

  李庄在法庭上认罪,律师高子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只能说感到非常突然,但他要行使他的独立辩护权,

即便李庄当庭认罪,接下来继续要为李庄做无罪辩护。 

  庭审一直继续到记者截稿前,律师高子程说,控方仍然没有能提供李庄作伪证的证据,而现在提供出来的

要么是矛盾的,要么是不合情理的,总之没有说服力。 

  在接下来的辩护中,他还要提供四个新证据,主要是四份笔录,包括李庄与龚刚模三次会见的笔录,内容

涉及到龚刚模在看守所被打的内容是龚刚模告诉李庄的,而不是李庄凭空编造的。还有一份是吴佳友(重庆当地

的律师)的笔录,李庄是让他寻找能证明龚刚模被刑讯逼供的警察证人,而不是让他去造假。 

  高子程说控方出庭的六位证人,对律师提出的问题要么拒绝回答,要么说听不懂,要么绕圈子,证人都像

经过培训一样。只有重庆市江北区看守所医生唐勇证明了龚刚模在进看守所之前是没有受伤的。 

  法学教授到庭旁听声援 

  本次听庭的除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之外,还有西南政法大学的许多老师和学生来到庭审现场。据了解,

本要为李庄出庭辩护的社科院教授刘仁文到达庭审现场后,又匆匆离开,他表示,如果是书面审理的话就参加

。最后上庭辩护的是李庄的辩护律师高子程和陈有西。而当李庄当庭认罪的消息出来后,学生都感到非常失望。 

  李庄疑为“以退为进” 

  有人估计,这是李庄采取的以退为进策略,因为他后来在庭上称:撤销上诉理由但不放弃上诉。 

  熟悉法律的人士认为,李庄或者辩护律师可能使用的是又一个撒手锏,而照辩护律师的说法,李庄毕竟没

造成作伪证的结果,而欲证明李庄有罪,控方手里必须有他犯罪的证据。截至昨晚8时,庭审仍进行到质证阶段

,高子程估计,庭审至少延续到今天。长江日报 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