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鲈脍故园情 ───叶柱《宁海岁时习俗》序

2012-12-23 16:44:14阅读:2980次




秋风鲈脍故园情

───叶柱《宁海岁时习俗》序

陈有西

    青染层峦经雨后,红翻乌桕惹霜初;停车细问民生事,半种山田半打鱼。古时为政者初到一地,总先入乡向俗, 一为劝耕牧田,二为顺民教化。而这个“俗”要待入乡之后才能“问”, 是因为一地的风俗总是与其传统、人文、地理密切相关, 各自保留着鲜明的特色,不亲临是难以从四书五经中学到的。 宁海在历史上是以僻远闻名的,所谓地至东南尽,城孤邑屡迁;行山云作路, 垒石海为田,不象今天这样信息畅通交通发达。正因为这个僻远, 使今天的宁海保留着许多人文方面的活化石,如宁海人的硬气、义气、好讼与好斗,与光绪县志中记载的一脉相承; 今日宁海话发音中保留了大量古汉语的成份;宁海的婚丧嫁娶岁时习俗, 与南宋临安明代冯梦龙笔记小说中的记载非常相似。 可惜迄今为止县内外的学人对此都还缺乏系统的研究和整理。 叶柱先生的这本《宁海岁时习俗》在这方面作了宝贵的探索, 为宁海后人留下了一个认识历史、认识传统、认识先人、认识自己的好教材。

    岁时习俗属于民俗学社会学的范畴, 在历代正史中一般都没有给予太多的重视。因此有关民俗方面的记载和流传, 主要依靠两个渠道,一是文人大家的笔记野史, 二是民间的习惯和口头流传。四时习俗在民俗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我们这个数千年的农耕古国尤其如此。宁海的四时节令都有优美的神话和传说, 回想儿时在故乡打柴放牛割草的时节, 过节做月半总能给我们这些清苦的农家孩子的生活带来一些欢乐和亮色, 可以难得尝一顿鱼肉山珍。十四夜、清明节、四月八、七月七、端五粽、重阳酒、 童年的生活就是这一串明珠串起来的。 每个节日总说是为了纪念神仙菩萨的生辰。其实,四时习俗的起源, 最早都是与农耕社会密切联系的,或播下希望的种子,或寄托丰收的喜悦,对于田家来说,公历可以不要,农历则是须臾难离的。从农时节气, 慢慢发展到附加人文的因素,各地就有了对节气习俗渊源的不同解释。 象端五节,唐代有表曰“月惟仲秋,日在端午”, 是为了纪念八月十五唐玄宗生日,现在则以五月五日为端午, 如叶先生考据的古楚国的屈原沉江说、战国晋文公火烧介子推说、 古越国纪念沉钱江的伍于胥说等,其实其准确日子谁也说不清, 更多的是一种美好的附会。而宁海民间则更重其节日的本来含义, 春耕过后的一种庆祝和愉悦,到底纪念谁似乎无关紧要。 但那么多美丽的传说和虔诚,却折射出我们宁海人文传统中的善良、与人为善、 向往和平和恬静的生活的情怀,象一首首远古的田园牧歌。 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读先生的《宁海岁时习俗》, 我们好象来到了终南山下墟烟秋菊的远古时光, 看到了我们勤劳智慧的宁海祖先们在广柔的原野上劳作。弹址界、送元宵、 二月十九拜观音、四月八牛生日、疰夏吃茶叶蛋、端五节包糯米粽、 九月九吃重阳糕、年脚跟掸尘送灶王,这些包容无数内涵的传统文化, 我们现在的年青一代,正如先生所言已经越来越不甚了解了。 在当前嚣嚣攘攘的商品社会里,传统文化正在金钱的大潮中淹没。 而要培养一代代有修养、有文化、热爱祖国、热爱故乡、 敬业齐家的新人,没有传统文化的薰陶是绝对不行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先生的这本书的意义是远超出其现有篇幅和容量的。

    先生一生从事教学工作, 我在考大学时有幸在其门下求学,其渊博的学识和谆谆教诲的敬业精神,无不令从学者感佩。 这本《宁海岁时习俗》是其应宁海人民广播站之约断续写就的, 似乎是信手拈来,但融汇了社会学、历史学、民俗学、佛道儒学、 神话传说、民间故事等各个领域的知识,写来事事有据,旁搜博引、仔细考证,使其已不仅仅是一种民间习俗的记录, 而是有了其相当的学术价值。就文字风格而言, 各文均如一篇篇优美的散文,令人不忍释卷。惜乎以限于研究一县风俗的内容故, 该书未及印行,不能使更多的人认识其价值,诚为一憾事。 日后若能扩充篇幅正式印行,我想是会有很好的意义的。   

                         一九九五年初夏  识于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