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贪系统可以整合为独立的国家廉政总局

2015-01-25 20:54:10阅读:19911次

 

 

 

 

反贪系统可以整合为


独立的国家廉政总局
 

对国家廉政机构建设的一点建议
 

陈有西

 

2015年1月23日

 

 

      昨天结束的全国检察长会议透露,今年最高检将调整职务犯罪侦查预防机构,整合组建新的反贪污贿赂总局。强化直接侦查、指挥协调、业务指导等工作,加强对省部级以上干部的直接查办,并指导各省检察机关加强反贪工作。

 

      十八大后,中央组织全国反腐败的行动举世嘱目,已经有近60位省部级高官落马,厅处级的更是面广量大。绝大多数进入了刑事司法程序。党的机构中纪委主导、国家检察机关配合的我国独特的反腐败机制,发挥了常规司法结构国家很难达到的大规模整肃的效果。

 

     但是,这样大力度的决心和行动,并没能有效遏制官场“雪崩式腐败”的势头,也没有得到社会绝大多数人的认可。人们心理预期反而更高,期望有更多更大的贪官落网,同时“定向反腐”、“权力斗争”等非议也开始出现,政风也没有达到清廉可期许的程度。中央反腐败的力度还在进一步加大。这有很多的复杂的因素,特别是政治结构的因素。但是仅从反贪的组织机制来看,也有值得反思、重新思考设计的必要。


    现在最高检察院 整合检察内部的反贪局、反渎局、预防局、国际局部门的措施是得力和必要的。但这只是现行《刑事诉讼法》框架下的小改革。因为就一个系统一个部门而言,也只能做到这样。在我看来,真正重要的,是要考虑从更高层次上研究顶层设计,在国家司法结构层面,建构我国的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机构。

 

     我国现有检察结构,是新中国建立初期,从前苏联原样照搬来的。现在俄罗斯自己已经改革抛弃了,只有我们国家还完整地保留并强化着。这种结构设计的最大问题,是侦查机构强势。没有按照审判中心论,设计国家司法结构。检察权可以钳制法官、钳制律师、钳制政府官员。最后实行只听命于党,实行党化司法,贯彻斯大林的个人意志。

 

     这种结构,表面上能够迅速组织起集中行动,能够加强专政职能,但对预防腐败,理性治理官僚队伍,是非常不利的。现在必须按照现代司法观念,构建法治框架内的国家防范和惩治腐败的机构,淡化法外力量的作用,建构强有力的国家司法中的预防惩治腐败的组织体系。

 

    我的构想是,不但要把检察院内部的反贪局、反渎局、预防局、国际局整合到反贪总局,同时应当将中纪委各个侦查办案机构划出来,并入这个局,按《刑事诉讼法》办案。将监察部、渎职犯罪预防局也撤销、并入这个局。

 

    这些机构和检察院的反渎局、预防局、国际局合并到反贪总局后,名称也应改为国家廉政总局,因为职能不只是反贪了。
    这样产生的国家廉政总局,机构应从检察院独立分出来,侦诉分开。检察院取消侦查权,只管监督批捕和审查起诉。加强对侦查证据和侦查程序的监督制约。

 

    合并纪委、监察到廉政总局后,赋予其现纪委的巨大权力,独立行使职务犯罪侦查权。纳入法治反腐渠道。国家廉政总局与公安部同级,专事职务犯罪侦查。

 

    这样,国家司法框架内的侦查机关有:公安部管社会治安犯罪,廉政总局管官员职务犯罪,安全部管国际间谍犯罪,国家完整的侦查机构就能够确立。而检察机关不再行使侦查权,只对这三个机关的侦查行为进行监督和起诉审查,行使向法院审查公诉的职能。同时取消其监督法院的权力,起诉权不能钳制审判权。确立四中全会“依法治国决定”中已经明确的“以审判为中心”的司法结构。

 

    这样做,不是削弱党的反腐败的领导,而是加强。同十八届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基本精神完全吻合。

 

    有人认为,目前情况下,还是要依赖纪委系统,没有纪委,高级别的反贪不可能奏效。在复杂形势下,只有纪委才能够查处这么多高官,才能快刀斩乱麻。其实此类实用主义理论,貌似有理,从根源上恰是错误的。殊不知现在腐败这么严重,就是因为这个反腐、防腐机制出了问题。纪委主导反腐,不可能有法治。因为他不是国家司法框架内的,而是法外施刑,不受《刑事诉讼法》制约,没有法律依据地在行使拘留、羁押、审讯、搜查、扣押、没收的司法权力。这同依法治国的目标是背道而驰的。这已经是法律常识。家法治党,不是国法治人,一些特殊权力贵族不惧怕国家检察权。无独立,即无权威。真想治贪,一是要建立《宪法》框架下的独立检察官制度,二是有新闻伦理规则的新闻自由制度。除此之外必然失败。
 

     这样整合后,谁来监督国家廉政总局?他向谁负责?级别多高?我的构想是:国家机构序列上,廉政总局归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命,并向其负责。职权隶属上,可直属国家主席,或者一名中央常委分管。总局长可以由常委直接兼任。这样做,一是比现中纪委更有实权和法定权力;二是纳入国家司法程序,办案合法化;三是解决依法治国最大的软肋,变权力反腐为法治反腐。四是可大大减少反腐侦查中的变相超期关押、刑讯逼供和冤假错案。总局的级别,正部副部都没有关系。如果有独立侦查权,部长、总理都会受其制约。

 

    有人担心这是照搬西方的司法制度。其实这是一种别有用心的误导说法。司法结构的设计,是一种管理模式。这不是西方模式,是人类历史经验,与西方意识形态无关。资本主义可以用,社会主义同样可以用。一些官员反对这一套,是想党特殊保护他,可以法外开恩。而大量实践已经证明,这套制度是绞肉机,一些官员自己岀事后,根本沒有超脱独立的司法机制和独立客观的法庭来保护他,有的只有绝望自杀。我们要建立依法治国的政治机制,要建立文明理性的社会,必须认真研究别的国家的成功的政治模式,为我所用,积极、迅速地改革我们的司法制度。当然,这个改革需要高层的共识和决心,需要同部分修订法律、进行配套政治体制改革一并进行,才能实现。

 

附相关旧报道文章:

 


中纪委领衔中国式反贪

 办案需要走八道手续
2009年08月07日

来源:大众网-齐鲁晚报
 
    [提要] 近期以来,皮黔生、许宗衡、郑少东、陈绍基等多名高官相继接受中纪委调查;中纪委办案需经过案件线索管理、初步核实、立案审批、调查取证、案件审理、处分执行、被调查人申述、案件监管等8道程序;中纪委设8大纪检监察室,第1室到第4室主要是负责中央各部委副部级以上干部查处,由监察部4位副部长分管。第5室至第8室,负责查处地方副省级以上干部查处。

    今年以来多名副部(省)级以上高官落马 中纪委领衔中国式反贪
  6月17日,已经“消失”两年的天津市原市委常委、滨海新区工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皮黔生,突然有了新消息。中纪委初步认定他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决定进行立案调查。再加上之前深圳市原市长许宗衡、公安部原部党委委员、部长助理郑少东、广东省政协原主席陈绍基等多名高级官员相继接受中纪委调查,这让中纪委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办案需要八道手续
  北京平安里西大街47号是一座非同寻常的大院。这座大院在地图上没有标注,没有门牌,查号台也没有这里的电话登记。整个大院被4米多高、1米多厚的灰色砖墙包围着。虽然没有军事禁区的标志,却由军队负责保卫。这座神秘的大院,便是负责查办高级官员腐败案件的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庞大院落内,坐落着两栋十多层高的灰黑色建筑,内设20多个职能部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负责中共高官贪腐案件查处的八大纪检监察室。这八大室的分工,有着特定的安排。从第一室到第四室主要是负责中央各部委副部级以上党员干部案件的查处,由监察部4位副部长分管。自第五室至第八室,主要工作便是负责查处地方副省级以上党员干部。
  八大室并非发现官员腐败问题的源头。八大室的办案线索渠道,多数来自于收集群众举报的中纪委信访室、中央领导的批示或是同级党政、立法、司法机关的移送案件。当各种渠道的违纪线索和材料汇集到中纪委后,案件还需经中纪委常委,甚至中共中央进行集体讨论,作出是否初核的决定。2006年8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对陈良宇有关问题进行初核的决定,便是依照此程序进行的。
  中纪委办案,需经过案件线索管理、初步核实、立案审批、调查取证、案件审理、处分执行、被调查人的申述、案件监督管理8道办案程序。但上述程序只是中纪委对贪腐案件的普通程序,“情况紧急时,也可能略去前面环节,直接立案,组建专案组进行调查。有的地方甚至在特殊情况下会先调查,后立案。”一位中纪委人士说。
  查处一个省部级官员的整个流程,参与的办案人员少则四五十人,如安徽副省长何闽旭案,最多时达千人左右,如湛江走私大案。
  不断完善反贪模式
  专司党内纪律监督的各级纪委,并非同级党委的职能部门,而是与同级党委一样,由各级党的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但党章又规定,纪委是在同级党委的领导下工作。如此,纪委在党内与组织、宣传部门,在党外与监察部门、公检法机关并无明晰的隶属或协作关系可以遵照。办案单位与组织部门联系的渠道不够顺畅,还曾造成中央查处的广州市一国企总经理在“双规”期间被选为人大代表的“误会”。
  执纪机关与执法机关的衔接“长期处于打招呼的临时性状态,具有不确定性”。陕西省渭南市一位纪委人士称,在案件查处中,有些纪检监察机关对既违反党政纪又违反法律法规的案件,只作纪律处理,不移交或不及时移交司法机关,致使个别违法犯罪分子逃脱法律制裁;而有些司法机关对违法犯罪分子作出司法裁决,却没有移交纪检监察机关,致使个别违纪者逃脱了纪律处分。
  而在纪委和监察部门之间,曾出现多口批办、重复查处的现象,造成人力、物力的极大浪费。为了最大限度形成反腐合力,十六大进行党章修改,在中共各级纪委的主要任务中增加了协助党委组织协调反腐败工作的职责。
    揭开“双规”面纱
    “双规”最早见于1990年12月9日国务院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条例》(1997年5月9日废止),条例规定监察机关在案件调查中有权“责令有关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地点就监察事项涉及的问题做出解释和说明”。
    1993年,中纪委、监察部合署办公后,“双规”的使用范围扩大。1994年5月1日《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的施行,使“双规”在党内的使用有了依据。
    “双规”并非正式司法程序的一部分,而是一个先于司法程序的对人身自由进行限制的党内措施。
    “双规”措施,经过纪委常委会讨论,决定对线索材料初核之时,就可采用。在检察机关最初无充分证据,又必须依法办事,不好直接出面的情况下,为防止串供、毁灭证据等情况的发生,往往由纪委出面先行采取“双规”措施。但也因“双规”是在证据还未确凿的情况下展开,中纪委常委屈万祥称,案件从纪检监察部门开始调查起,就是一个没有确定的状态,这也是导致纪检办案避免干扰、不能公开的原因。
    “双规”的背后,是一整套办案指挥体系为之运转。生活保障组负责案件调查所需的车辆和食宿、“双规”场所选择和专项经费的管理。
    对于“双规”地点的选择,需僻静,外界人员来往少,吃住条件比较方便。招待所、宾馆、培训中心、军事基地等不一而足。
      选址一经确定后,安全考虑最为优先。“双规”安全组首先要求用房要以一层楼房为主,禁止在一楼以上接触案件当事人;在陪护室、办公室、谈话室、过道以及卫生间等有安全隐患的地方加装防护栏;电源线路一律实行暗装,不能裸露在外;卫生间的门无反锁条件,检查卫生间各悬挂点是否已被消除等。每“双规”一人,最少要有6—9人分早、中、晚三班24小时全程陪护,夜间陪护不能睡觉。如此,一个重大复杂案件如果同时“双规”多人,仅陪护人员往往就会多达上百人。据《老年时报》

 


十七大以来部分落马高官


       朱志刚: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委员会原主任,前财政部副部长,2008年10月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双规”。[详细]
    黄松有: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长、二级大法官,2008年10月被“双规”、免职,接受调查。[详细]
    刘志华:北京市原副市长,2009年1月21日终审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详细]
    杜世成:山东省委原副书记、青岛市原市委书记,2008年2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详细]
    陈少勇:福建省委原常委、省委原秘书长,2008年7月被“双规”,2009年1月被“双开”。[详细]
    王益: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证监会原副主席,因涉嫌受贿罪于2009年1月22日被批捕。[详细]
    郑少东: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原部长助理,因涉黄光裕案,2009年1月被“双规”,后被撤职。[详细]
    米凤君:吉林省人大原副主任、吉林省委原常委、长春市委原书记,2009年3月,涉嫌受贿、违规批地及生活作风问题,长期嫖娼,被“双开”。[详细]
    王华元:浙江省纪委原书记,2009年4月,因严重违纪被“双规”、免职。[详细]
    陈绍基:广东省政协原主席、省委原副书记,2009年4月,因严重违纪被“双规”、免职。[详细]
    许宗衡:深圳市原市长,2009年6月,因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调查。[详细]
    陈同海: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原总经理、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因受贿近2亿元,2009年7月16日被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详细]
 

 

 

 

十八大后落马清单

 

2015年8月

谷春立(副部级),58岁,吉林省副省长[3] 

2015年7月

郭伯雄(副国级),73岁,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4] 

张力军(副部级),63岁,环境保护部原副部长、党组成员[5] 

周本顺(正部级),63岁,河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6] 

奚晓明(副部级),61岁,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党组成员[7] 

2015年6月

韩志然(副部级),63岁,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8] 

肖天(副部级),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9] 

乐大克,(副部级),55岁,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10] 

2015年5月

余远辉(副部级),51岁,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南宁市委书记[11] 

2015年4月

王天普(副部级),53岁,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总经理[12] 

2015年3月

景春华(副部级),60岁,河北省委常委、秘书长[13] 

栗智(副部级),65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14] 

仇和(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9岁,云南省委副书记,省委党校校长[15] 

徐建一(副部级),62岁,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16] 

廖永远(副部级),53岁,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总经理[17] 

傅怡(正军级,少将军衔),62岁,浙江省军区原司令员[18] 

徐钢(副部级),福建省副省长[19] 

2015年2月

斯鑫良(副部级),65岁,浙江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20] 

许爱民(副部级),59岁,江西省政协副主席(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21] 

2015年1月

杨卫泽(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2岁,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22] 

马建(副部级),59岁,国家安全部副部长、党委委员[23] 

卫晋正军级,少将军衔),56岁,西藏军区副政委[24] 

刘铮(副大军区级,少将军衔),61岁,总后勤部副部长

范长秘(副大军区级,少将军衔,中央候补委员),60岁,兰州军区副政委

张东水(副大军区级,少将军衔),60岁,第二炮兵副政委[25] 

陆武成(副部级),62岁,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26] 

2014年12月

令计划(副国级,中央委员),58岁,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27] 

王敏(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8岁,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

韩学键(副部级),53岁,黑龙江省委常委、大庆市委书记[28] 

孙鸿志(副部级),49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党组成员、副局长[29] 

于大清(副大军区级,少将军衔),第二炮兵副政委[30] 

2014年11月

隋凤富(副部级),58岁,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农垦总局党委书记、局长[31] 

朱明国(正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7岁,广东省政协主席[32] 

梁滨(副部级),58岁,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33] 

2014年10月

何家成(正部级),58岁,国家行政学院常务副院长

杨金山副大军区级中将军衔,中央委员) ,60岁,原成都军区副司令员[34] 

赵少麟(副部级),68岁,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

苑世军(正军级,少将军衔),57岁,曾任中共湖北省常委、湖北省军区司令员[35] 

2014年9月

孙兆学(副省级),53岁,中国铝业公司总经理

潘逸阳(副省级,中央候补委员),53岁,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

秦玉海(副省级),61岁,河南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书记

2014年8月

陈川平(副省级),52岁,中共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36] 

聂春玉(副省级),59岁,中共山西省委常委、秘书长[36] 

白云 (女,副省级),53岁,中共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

白恩培正部级),68岁,全国人大环资委副主委,曾任中共云南、青海省委书记

任润厚(副省级,已去世),57岁,山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2014年7月

周永康正国级,2015年6月11日一审被判无期徒刑),72岁,中央政治局原常委[37-38]   

落马官员一览落马官员一览

谭 力(副省级),59岁,中共海南省委常委,海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韩先聪(副省级),59岁,安徽省政协副主席

张田欣(副省级),59岁,中共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开除党籍、降为副处)

武长顺(副省级),60岁,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公安局局长[39] 

陈铁新(副省级),60岁,辽宁省政协副主席

2014年6月

徐才厚副国级,因病已逝),71岁,中央军委副主席

苏荣副国级),66岁,全国政协副主席,曾先后任青海、甘肃、

落马官员一览落马官员一览

江西省委书记

赵智勇(副省级),59岁,中共江西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开除党籍,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科员)[40] 

杜善学(副省级),58岁,山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令政策(副省级),62岁,山西省政协副主席,曾任山西省发改委主任

万庆良(副省级,中央候补委员),50岁,中共广州市委书记

2014年5月

落马官员一览落马官员一览

谭栖伟(副省级),60岁,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王帅廷(副部级),60岁,香港中旅(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涉嫌在华润集团工作期间严重违纪违法[41] 

阳宝华(副省级),67岁,湖南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

叶万勇(正军级,少将军衔),62岁,曾任中共四川省委常委四川省军区政委[42] 

2014年4月

申维辰(正部级),58岁,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

落马官员一览落马官员一览

宋林(副部级),51岁,华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毛小兵(副省级),49岁,中共青海省委常委、西宁市委书记

2014年3月

落马官员一览落马官员一览

沈培平(副省级),52岁,云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曾任中共普洱市委书记

姚木根(副省级),57岁,江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方文平(正军级,少将军衔),65岁,曾任中共山西省委常委、山西省军区司令员,北京军区巡视员[42] 

2014年2月

冀文林(副省级),48岁,海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落马官员一览落马官员一览

祝作利(副省级),59岁,陕西省政协副主席

金道铭(副省级),61岁,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2013年12月

李崇禧(正省级),62岁,四川省政协主席

落马官员一览落马官员一览

杨刚(副部级),60岁,政协全国经委会副主任

李东生(正部级、中央委员),58岁,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副部长

陈安众(副省级),59岁,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总工会主席

童名谦(副省级),55岁,湖南省政协副主席

2013年11月

郭有明(副省级),57岁,湖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落马官员一览落马官员一览

陈柏槐(副省级),63岁,湖北省政协副主席

2013年10月

廖少华(副省级),53岁,中共贵州省委常委、遵义市委书记

落马官员一览落马官员一览

季建业(副省级),57岁,中共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

2013年9月

蒋洁敏(正部级、中央委员),58岁,国务院国资委主任

落马官员一览落马官员一览


  

2013年8月

王永春(副部级、中央候补委员),53岁,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

2013年7月

李达球(副省级),60岁,广西政协副主席、区总工会主席

2013年6月

郭永祥(副省级),64岁,四川省文联主席

落马官员一览落马官员一览

倪发科(副省级),59岁,安徽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王素毅(副省级),52岁,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统战部部长2013年5月

刘铁男(副部级),59岁,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

落马官员一览落马官员一览

2013年1月

衣俊卿(副部级),55岁,中央编译局局长

落马官员一览落马官员一览

2012年12月

李春城(副

落马官员一览落马官员一览

省级、中央候补委员),56岁,中共四川省委副书记

2处理情况

2014年

十八大后落马副国级及以上官员(共4人)

职级

姓名

职务/原职务

落马时间

现状

正国级周永康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
  
2014年7月29日
  
开除党籍、公职、判处无期徒刑[43-45]    
副国级徐才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2014年3月15日开除党籍、公职、死亡[46-47]   
副国级苏荣全国政协副主席2014年6月14日

开除党籍、公职、移送司法机关[48-49]   

副国级

令计划

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统战部部长2014年12月22日正接受组织调查[50] 

2014年以来落马省部级官员(共38人)

 

姓名

职位

被调查报道时间

原因

处理情况

1


  冀文林

海南省
  副省长
2月18日
  报道
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2月20日
  3月27日报道)

被“双开”
  (7月2日报道)

2
  祝作利
陕西政协
  副主席
2月19日
  报道
  
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2月20日
  报道)
  被撤委员资格
  (2月27日
  报道)

被“双开”
  (8月6日
  报道)

3
  金道铭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
  副主任
2月27日
  报道
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3月1日报道)

被撤销职务
  (3月2日报道)

被“双开”
  (12月22日报道)

4
  沈培平
云南省
  副省长
3月9日
  报道
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3月12日
  3月28日报道)

被开除党籍
  (8月6日
  报道)

5
  姚木根
江西省
  副省长
3月22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3月28日4月11日报道)

被开除党籍
  (8月5日
  报道)

6

谷俊山

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

被提起公诉

3月31日报道)

7
  申维辰
中国科协
  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
4月12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4月17日报道)

被“双开”
  (12月22日报道)

8
  宋林
华润集团
  董事长、党委书记
4月17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4月19日4月23日报道)

9毛小兵青海省委常委、西宁市委书记4月25日报道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4月28日报道)

被“双开”
  (7月16日报道)

10谭栖伟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5月3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5月6日报道)

被“双开”

9月2日报道)

11

王帅廷

香港中旅(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5月16日报道涉嫌在华润集团工作期间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6月26日报道)

12阳宝华湖南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5月26日报道严重违纪违法

被开除党籍

7月15日报道)

13赵智勇江西省委常委、委员——严重违纪

被免职

6月3日报道)

被开除党籍,降为科员待遇

7月16日报道)

14

杜善学

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6月19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6月23日报道)

被免去山西省副省长及省人大代表职务

7月7日报道)

15

令政策

山西省政协副主席6月19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6月23日报道)

被免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职务

7月9日报道)

16
  万庆良
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6月27日
  报道
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6月30日报道)

被“双开”

10月9日报道)

17

谭力

海南省委常委、副省长7月8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7月10日报道)

被开除党籍并被立案侦查

9月30日报道)

18

韩先聪

安徽省政协副主席7月12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7月18日报道)

被“双开”

12月12日报道)

19

张田欣

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严重违纪

被免职

7月12日报道)

被开除党籍,降为副处级

7月16日报道)

20

武长顺

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公安局局长7月20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7月24日报道)

21

陈铁新

辽宁省政协副主席7月24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7月30日报道)

被“双开”

10月28日报道)

22

陈川平

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8月23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8月29日报道)

23

聂春玉

山西省委常委、秘书长8月23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8月29日报道)

24

白云

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8月29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9月2日报道)

被撤销政协委员资格

10月29日报道)

25

白恩培

全国人大环资委副主任、原云南省委书记8月29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9月3日报道)

26

任润厚

山西省副省长8月29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9月2日报道)

被免副省长职务

9月20日报道)

27

孙兆学

中国铝业公司总经理9月15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撤销政协委员资格

10月29日报道)

被“双开”

12月24日报道)

28

潘逸阳

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政府副主席9月17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9月21日报道)

29

秦玉海

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9月21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9月26日报道)

30

何家成

国家行政学院常务副院长10月11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10月13日报道)

31

赵少麟

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10月11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
32

杨金山

成都军区副司令员10月23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开除党籍

33

梁滨

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11月20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11月25日报道)

34

隋凤富

黑龙江人大常委会副主任11月27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12月3日报道)

35

朱明国

广东省政协主席11月28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12月3日报道)

36

王敏

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12月18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12月26日报道

37

韩学键

黑龙江省委常委、大庆市委书记12月22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12月26日报道

38

孙鸿志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副局长、党组成员12月26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
注:统计截至2014年12月26日。按以上官员落马的公开报道时间排序。

2013年

十八大至2013年底被调查的省部级官员(共18人)

 

姓名

职位

被调查报道时间

受调查原因

处理情况

1


  李春城

四川省委副书记2012年12月6日报道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

(2012年12月13日报道)

2
  衣俊卿
中央编译局局长生活作风问题被免职

(2013年1月17日报道)

3
  刘铁男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2013年5月12日报道严重违纪违法

2013年5月14日报道:被免职

2013年8月8日报道 :被双开

2014年12月10日报道:一审被判无期

4


  倪发科

 安徽省副省长

2013年6月4日报道

严重违纪违法

2013年9月26日报道:被终止人大代表资格

2013年9月30日报道:被双开

5


  郭永祥

四川省原副省长、四川省文联主席

2013年6月23日报道

涉嫌严重违纪
  

被“双开”(2014年4月9日报道)

6


  王素毅

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统战部部长

2013年6月30日报道

严重违纪违法


  2013年7月3日报道:被免职

2013年9月4日报道:被双开

2014年7月31日报道:一审被判无期

7


  李达球

广西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区总工会主席

2013年7月6日报道

严重违纪违法


  2013年7月13日报道:被免职

2013年9月4日报道:被双开

2014年10月13日报道:一审被判十五年

8
  蒋洁敏
国资委主任

2013年9月1日报道

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

(2013年9月3日报道)

9
  季建业
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

2013年10月17日报道

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

(2013年10月19日报道)

10
  廖少华
贵州省委常委、遵义市市委书记

2013年10月28日报道

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免职

(2013年10月31日报道)

11
  陈柏槐
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

2013年11月19日报道

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去政协委员职务

(2013年12月30日报道)

12
  郭有明
湖北省副省长

2013年11月27日报道

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免职

(2013年11月30日报道)

13
  陈安众
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2013年12月6日报道

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2013年12月8日报道)

14
  付晓光
黑龙江省原副省长、亚布力度假区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

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

留党察看一年、被免职、由副省级降为正局级

(2013年12月17日报道)

15
  童名谦
湖南省政协副主席

2013年12月18日报道

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2013年12月21日报道)

一审被判5年(2014年8月19日报道)

16
  李东生
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副书记等

2013年12月20日报道

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免职

(2013年12月25日报道)

17
  杨刚
国家质检总局原副局长、新疆自治区原党委副书记、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

2013年12月27日报道

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免去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职务,撤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资格

(2013年12月30日)报道

18
  李崇禧
四川省政协主席

2013年12月29日报道

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被“双开”

(2014年9月11日报道)

3周永康秘书帮

1988-1992年专职秘书(时任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办公厅秘书处秘

书):李华林

1992-1998年专职秘书(时任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办公厅秘书处秘书):沈定成

1998-2000年专职秘书(时任国土资源部办公厅值班室助理调研员、调研员):冀文林

2000-2002年专职秘书(时任四川省委副秘书长):郭永祥

2000-2003年专职秘书(时任四川省委常委办公室副主任):冀文林

2003-2008年专职秘书(时任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冀文林

2008-2012年专职秘书:余刚

2008-2012年警卫秘书:谈红 [51] 

词条图册更多图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