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培鸿律师杨涛检察官对律师妨害作证罪的讨论

2012-12-23 10:37:21阅读:8799次


不要为了商榷而商榷



——简评杨涛检察官的《律师妨害作证岂止限于审判阶段》





今天的东早第23版上,刊登了一篇江西检察官杨涛反驳我的商榷文章。

照道理说,一篇文章引起争鸣再正常不过,尤其是面对这样一起是非纠结的事件。但是我感到,作者似乎是为反驳而反驳,为商榷而商榷,对于论题往深度推进没有裨益。为避免话题被人为转移,需要回应几句。



一、我从来没有说过辩护人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只有审判阶段才能构成,但是我们讨论的李庄案,显然是处于审判阶段。那么,我何必要去谈论不相干的侦查和审查起诉阶段呢?先曲解我的观点,再来批判这个被自己曲解的观点,这种做法并不高明。

二、连杨检察官自己都在文章中承认,李庄律师是否构成犯罪,需要法庭最终审判决定。如果李庄律师在一场尚未发生的审判中作了伪证,显然他的这个伪证是无法妨害审判的,因为根本还没有进行这场审判,听明白?律师在开庭前收集及筛选信息的行为,以及对信息的真伪进行鉴别与判断的行为,不受法律追究。除非他明知是假的而故意向法庭提交并干扰了法庭的审判,或者误导了法庭的判断,才可能涉嫌犯罪。律师没有保证自己提交的证据必须是真实的义务,这是法庭的责任。

三、事实上,如果我们还坚持“罪刑法定”原则的话,那么整个指控就都是虚构的。因为迄今为止李庄的一切行为,都是围绕着在看守所会见龚刚模而实施的。在中国的刑事证据体系中,被告人不是自身案件的证人。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与证人证言不是同一类证据。换言之,在被告人身上,不存在妨害作证的问题。

四、现在我们知道,这个事件的疑点远不止我昨天指出的这些。首先,律师在审判阶段会见被告人,还需要专案组成员陪同,如果有妨害辩护罪的话,这就是赤裸裸的犯罪;其次,如果李庄在有人陪同的情况下,还有所谓串证、伪造证据和妨害作证的行为,显然陪同会见的专案组成员应涉嫌共同犯罪。

五、昨天晚上,有幸在新闻上看到了龚刚模的视频,听到了他的原话。龚表述的意思有两点:一是李庄暗示他被刑讯逼供;二是李庄告诉他其他同案犯及证人在笔录中没有指证他(无意间透露了案件信息)。笔者认为,如果这两点能够构成犯罪,那么刑事辩护制度可以取消了。



当然,杨检察官也在文章中呼应了我的一些观点,比如承认某些司法机关会对律师进行打击报复。这么说来,似乎不应苛责他。但是,我担心这些无关痛痒的商榷会在客观上削弱公众对律师被捕事件严重性的认识,因此不得不冒昧地指出来。

同为法律人,在事关法治前途的问题上,当求同存异,不可本末倒置。









律师妨害作证岂止限于审判阶段 



杨涛 



12月14日,《东方早报》发表了律师张培鸿的《“黑律师”事件疑点重重》一文,对重庆警方逮捕律师李庄提出质疑,对于前面两点,我表示赞同,在审判未确定之前,媒体进行过分的煽情并不妥当。但对于作者提出的第三点理由,我认为值得商榷。



作者认为,“如果被告人当庭没有按照律师的授意进行翻供、串证,或者公诉人当庭承认了存在刑讯逼供的问题,那当然就不存在妨害司法的问题。现在作出批准逮捕的决定,意味着在检察机关看来,妨害司法的事实已经成立,这种逻辑有待商榷。”按照作者的逻辑,只有在法庭上,被告人进行翻供、串证,证人作了伪证,律师才可能构成辩护人毁灭证据、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其实并非如此。



所谓辩护人毁灭证据、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是指在刑事诉讼中,辩护人毁灭、伪造证据,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威胁、引诱证人违背事实、改变证言或者作伪证的行为。我们注意到,这种行为发生的阶段是在刑事诉讼中,包括侦查、审查起诉和审判阶段,也就是说,只要在这三个阶段中,律师有毁灭证据、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的行为都可能构成此罪,而不仅仅限于在法院的审判阶段;这一罪名侵犯的客体是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在刑事诉讼中,司法机关包括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和法院,也就是说,律师的毁灭证据、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的行为,只要妨害了公安机关侦查或者检察机关的审查起诉、法院的审判活动,都可能构成此罪,而不仅仅是限于妨害了法院的审判活动。



李庄律师到底有无教唆被告人翻供、串证,引诱、威胁证人作伪证的行为,这当然需要有确凿的证据,需要法院最终审判决定,暂时我们不好妄下判断。但是,如果他确实实施了上述行为,并且导致被告人向公安机关、检察机关翻供,或者导致证人向公安机关、检察机关作伪证,即使被告人还没有来得及向法院翻供,证人还没有来得及到法院作伪证,那么也是妨害了公安机关的侦查活动、检察机关的审查起诉活动,同样构成辩护人毁灭证据、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即使被告人没有向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法院翻供,证人也没有向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法院作伪证,但只要律师实施了教唆被告人翻供、串证,引诱、威胁证人作伪证的行为,也可以构成辩护人毁灭证据、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只是犯罪未遂而已,可以在量刑上从轻,但并不影响定性。



客观地说,目前我们的律师执业环境并不佳,一些地方司法机关频繁利用辩护人毁灭证据、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这一罪名对律师进行打击报复。但一些律师中害群之马为贪图暴利屡屡违法乱纪也是不争的事实,律师要争取自身的权利,一方面要不懈地与权力斗争,另一方面则要加强自律,律协与律师事务所也要加强管理,对不良律师进行惩戒。(作者系江西检察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