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最大规模律师培训在贵阳举行

2015-04-16 14:42:17阅读:3413次

国内最大规模律师培训在贵阳举行

 

   [本网3月5日消息]为落实中央关于加强和促进律师业发展的文件精神,贵州省司法厅和省律师协会下大力气加强律师培训和继续教育。从3月3日到6日,将全省各县市区的2400多律师集中到贵阳,进行集体学习培训。省委常委、副省长、司法厅长都到培训班上讲话。《民主与法制》社副总编刘桂明总结称:这次培训开创了国内律师培训的三个第一:一是规模最大;二是规格最高;三是师资最强。明天是最后一天,上午,最高法院刑三庭庭长戴长林将讲授两高刚会商颁布的《量刑指导规则》;下午,陈有西律师将作四个小时的《律师与国情》的演讲。刘桂明副总编、贵阳市人大代表、贵州省律协副会长陈世和将主持讲座。2400多位贵州律师同行将在会展中心听取讲座。

贵州省2011年执业律师培训班课程表


 

主讲老师

   

   


3月3日

贺卫方

律师定位与律师使命

北京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导师


阮齐林

       从热点案例看刑事辩护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生导师


3月4日

刘俊海

     公司法解释方法及裁判思维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


金正昆

          律师礼仪与修养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外交学系主任、博士生导师


3月5日

蒋  勇

最高法院民商再审案件有关问题       及律师操作实务

北京天同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  轶

      我国民事立法中的中国元素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


3月6日

戴长林

           量刑规范化改革

最高法院刑三庭庭长


陈有西

            律师与国情

京衡律师集团主任 一级律师                   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教授



 

 

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律师培训在哪里?

 

标签: 律师  培训  贵州茅台  策划  贵州  分类: 所见所闻                                                            

                                        文/刘桂明

    我曾经在律师界供职十多年,应当说大多场面都见过。但是,当我来到贵州省2011年执业律师培训现场时,我还是吓了一跳。事后一了解,所有应我代表贵州省律师协会之邀来到这里授课的专家与我一样,也是吓了一跳。

    坦率地说,面对2300多人济济一堂的场面,面对2300多人座无虚席的会场,面对2300多人鸦雀无声的场景,没有人不吓一跳,没有人不惊奇和惊讶,不能不震撼与感动。

    这是于2011年3月3日至6日在贵阳市金阳开发区国际会展中心举行的2011年贵州省全省2300名执业律师年度培训的现场。

    当然,类似的执业律师年度培训,全国各地每年都要照常举行,贵州律师也不例外。但是,今年的贵州律师培训与往年完全不一样。

    一是规模大。今年的执业律师培训对象完全囊括了全省各地市乃至偏远县份的律师,可以说,一个都不少。往年的律师培训只是贵阳的律师与各地市的律师事务所主任参加,县里的律师基本上没有机会参加。因为参加今年律师培训的人数已经达到2300多人,所以,住宿与吃饭乃至交通都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为此,贵州省律师协会租用了刚刚落成但尚未正式启用的会展中心。这个会展中心倒真是不小,不仅提供了能够容纳2300多人听讲的会场,而且还解决了2300多人同时就餐的难题。同时,还以其30多辆大巴的安排解决了各地律师来回于会场与住处的交通问题。可以说,如此之大的律师培训规模,不仅仅是我个人,而且许多人都认为,如此规模、如此场景、如此场面,完全可以载入吉尼斯世界记录。因为不仅在中国,甚至包括世界律师大国如拥有号称100万律师的美国,都无法组织如此规模的执业律师培训。

    二是层次高。以往各省市的执业律师培训,一般是司法厅主管律师的副厅长与律师协会领导出席开班式,大多数是没有任何领导到会。授课专家一出场就开讲,没有什么培训开班仪式。但是,今年贵州省的执业律师培训,得到了省领导的高度重视。贵州省委常委、副省长黄康生同志不仅出席开班仪式,而且还致辞祝贺并给予很高的希望。更重要的是,他还在开班式之后认认真真地坐下来听课并作笔记。因为省领导的到场,司法厅厅长刘伟同志自然也要出席。显然,这都说明贵州省领导对律师工作是重视和关爱的。

三是师资强。无论是研究水平与研究能力,还是业界口碑还是学界声望,本次培训的有关专家可以说是国内一流水平。其中既有国内表达一流、表现一流的贺卫方教授,也有学界人见人夸、后劲十足的王轶教授,还有既能研究问题又有实务经验的戴长林庭长和一南一北陈有西、蒋勇两位优秀的执业律师,又有阮齐林、刘俊海两位非常善于紧密联系实际的学者,更有法律界未必熟悉但有需要熟悉的专门研究与讲授礼仪学的金正昆教授。据听课的贵州律师朋友反映,这些专家的讲课可以说是各具特色、各有绝招、各显其能、各具风采。

    许多外人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如此震撼、如此规模、如此水平的执业律师培训会出现在偏居西南的贵州?其实,据笔者个人的了解,一点也不惊讶。

    那么,原因在哪里?

    原因之一:有一位敢于拍板、善于策划、勤于思考的负责人,这位不一般的负责人就是贵州省律师协会王心海会长。王心海会长早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改革开放之初开始从事律师职业。当然,那个时候都是国办所。所以,王会长时常有趣地回忆当年作为律师却开着警车、穿着警服去办案的场景。2000年,以国办所----贵州心海律师事务所主任(正处级)、全国优秀律师及贵州省民革领导的身份,被提拔为贵州省司法厅主管律师工作的副厅长。后来,他又被选为贵州省律师协会会长。不论是当厅长还是任会长,王心海律师始终不忘满足律师完善管理、加强充电的需求。于是,他将一年一度的执业律师培训作为律师互相交流、互相学习、互相促进的平台。据王会长介绍,本次培训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贵州全省律师的第一次大聚会、大交流、大集中、大碰撞。不仅如此,他还曾经成功策划了将西南六省的片会与西北五省区的片会合并为“中国西部律师论坛”。如今,“中国西部律师论坛”已成为2001年创办的“中国律师论坛”无法定期举办之后的独特风景。其中最大的功劳,应该归功于这位大气魄的王会长。

    原因之二:有一种主动学习、渴望学习、乐意学习的环境。平心而论,与京沪粤大城市律师乃至东部沿海律师相比,贵州律师的收费不多、收入不高。但是,他们的心态很平和、很平静。或许真是如此,心情不浮躁的人可能更希望在学习中寻找快乐。于是,他们觉得,自己无法与大城市律师比收入,但可以与东部律师比学习。于是,在人头攒动的会场,一眼望过去,不见有人接听电话,未见有人交头接耳,少见有人走来走去。能够见到的只是,聚精会神的眼神和不停记录的笔尖划过。如此之大的场面,如此之静的场景,的确让授课专家感动又感佩。

    原因之三:有一套将业务学习与业务交流紧密结合的制度。毫无疑问,在大多会员是国资所的贵州省律师协会,会费收入显然无法与东部沿海乃至大城市的律师协会相比。但他们知道,如何将会费花在刀刃上,花在关键之处,花在最需要的地方。于是,他们将每年的年度律师培训不断创新、不断完善。无论是在专业方向的选择上还是在业务拓展的途径上,他们不断寻找学习的突破口,不断寻求通过学习而发现的新机遇。所以,每年的培训,既有宏观的法治理念学习,也有微观的专业技巧学习,更有令人耳目一新并可喻为“它山之石”的业外知识学习。为了保证学习制度的到位与实施,他们还充分调动广大律师的积极性与能动性。其他不说。只说每年培训时对各位授课专家的接待,他们竟然将各位副会长当成了“包产到户”的个人。也就是对所有授课专家的接洽与安排,具体分配到了各位副会长和常务理事头上。结果反映很好,效果自然不错。

    如此看来,正如贵州茅台这样一个世界品牌并未出现在发达地区一样,律师培训规模与层次乃至组织能够成为一道美丽风景,出现在律师业并不发达的贵州,自然具有其奥妙与奇妙之处。

    对此,笔者要想贵州省律师协会乃至所有的贵州律师表示深深的敬意。当然,过去作为律师界的打工者,现在作为律师界的志愿者,笔者每年能够为贵州律师的年度培训做一些微薄的工作,内心也感到莫大的幸福与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