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有西:论智库\李庄事件答读者之三

2009-12-23 21:29:36阅读:3491次

《论智库》

就中青报事件答读者(之三)

 

陈有西 

重庆打黑无高参。

这句话会进一步得罪那些思想库和宣传库人士,但这是个事实。重庆这次的媒体策划、危机公关搞得实在是太差了。

重庆当局这样一件深得民心的重大行动,为什么在全国会引起这么大的争议?一件完全可以不断得分的行动,为什么导致不断失分的后果?一些不知“现代法治理念”为何物、不了解今日中国已经不是1983年的中国的智囊们,“功不可没”。他们为领导帮了倒忙。

其他失策不去说了,最大的失策,是将中国的16万律师推向了对立面。从一开始,他们就采取了对律师一概敌视的姿态,周立太是讼棍、美女律师是巧取豪夺的法官情人、老教授是黑社会的狗头军师、李庄是甩大牌捞黑钱的伪证律师。所有在重庆已经公诸媒体的律师形象,没有一个是好的。如果说前面几事尚看不出策划,可能出自记者的自发报道,那么李庄事件的宣传口径,是毫无疑问精心安排的。其动机,是恨不得重庆打黑能够在没有律师、或者是只有配合演戏的绵羊律师的情况下,迅速推进下去。在他们眼里,真正的律师辩护是多余的。

本来,没有《中青报》的这篇昏头通稿文章发向全国,山城风雨同全国无关,要整治一个周立太,一个女律师、一个老教授,一个李庄,怎么办都没有关系。全国的律师根本不会去关心这几个人是不是受委屈,是不是有冤枉。因为大局是对的,打黑的方向是正确的,出些枝节问题谁都可以理解。细节大家也不了解,谁会吃了饭没事干去关心你重庆的这些事?但通过这些智囊人士策划的这篇奇文,把李庄事件放大成了对整个北京律师、整个中国律师、整个律师法、整个中国刑辩制度的全面否定。他们傻乎乎地不经意间点燃了全国律师的怒火。如果要评个2009年度最差策划烂苹果奖,这些辛辛苦苦在全国舆论面前茫然无措的参谋们当之无亏。

中国的这支年轻的发育了二十多年的律师队伍,本来是完全可以成为重庆打黑的坚强同盟的。能够让这件得民心的整治措施,更加合法、有序、高效地贯彻下去。中共十八大以后,未来的十几年中,中国的这支力量是最不能忽略和得罪的。因为民主与法治是世界性潮流,中国20多年中法治力量的发育也已经初步成形。律师将越来越成为中国法制生活、政治舞台中的重要角色,其崛起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他们同体制内的立法、司法力量一起,将共同成为国家民主与法制建设的中坚。但由于这些参谋者和执行者的糊涂和帮倒忙,让一个打黑战役,变成了重庆警检机构和全国律师的对抗。

智囊们的分析和抱怨,向上汇报,肯定是这些律师太坏,都是想到重庆来捞钱,把水捞混了,把重庆的太平盛世搅乱了。

真的是律师在故意制造麻烦吗?不是。大量的中国律师,在重庆开始大规模打黑时,是用欣喜、钦佩的目光看重庆的。是从心底拥护打黑,并期望迅速奏效的。律师也是一个社会的法治力量,是有法律判断的一群人,没有律师真会去同情、支持黑社会。一些人以为黑律师同黑社会是天然同盟,勾结是必然的、普遍的,那是西方警匪片看多了。他们把一般群众的表面认识,当成了真的。以为中国的整个律师队伍就不是个东西,贬他、整他、批他、捕他,骂他,怎么干都行:在重庆,你律师算个什么东西?!

这种认识的低能,其实到现在都没有改变。对所有律师的高压和排斥,至今也没有放松的迹象。从对李庄律师的侦、拘、捕、诉进行得比对付黑社会还快,从其志在必得的态势,完全可以看出这一点。如果重庆法院真的把李庄在这种高压下判掉,那么这些参谋们和执行者们,不但让重庆输了公安检察,还会输掉法院、输掉法治形象;不但输掉今天,还会输掉未来,输掉历史。让李庄案成为重庆法制进程历史中一个永远难以抹去的烂疤。

伦敦《金融时报》一篇署名文章说:

重庆的行动一直存在争议。其中最响亮的质疑来自代理律师,通过他们的抗议,公众了解到犯罪嫌疑人权利未能得到保障,比如会见律师时必须有警员陪同、公检法联合执法、未经审判就搞出打黑成果展等等。最近北京律师李庄被重庆警方抓捕,并经《中国青年报》发表通讯稿,把这场争论扩大到律师和记者的职业操守,事情更加扑朔迷离。打黑之初,重庆方面本来希望事情简单化,警方雷厉风行抓人,法院三五两下断案,媒体异口同声报道,民众奔走相告叫好。但是,在过去的经验面前,目前的社会已经变得复杂了。首先是多年的依法治国口号,让律师有了宣扬法律理性的机会。他们有的出于对专业的信仰,有的出于对生意的兴趣,都对警方的行动挑三拣四,抱持法律规章,呼吁程序正义。但是法治观念并没有那么深入人心,更没有深入制度设计,所以在一些官员看来,律师的做法几乎就是在捣蛋。在不少民众的理解中,律师为坏人辩护,与其相信法律精神,不如相信见利忘义。

远方的人看过来,有时比山中人更清晰全局。

中国的律师,其实到现在为止,也从来没有反对、阻挠重庆打黑。他们只要求一个依法履行辩护职务的空间。却一直得不到重庆有关方面的应有尊重。他们多数人也不是为了钱才去重庆。因为相对于成功律师而言,他不辩刑事案,去做经济案和项目服务,赚钱更容易些,收费标准也高得多。中国大量成功律师退出刑辩,不碰刑案,除了李庄一样的执业风险,还有就是这个道理。

在现代社会,智囊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他的谋略、策划如果正确,能够把领导的意图用合法有序的方式贯彻好。如果是低能的,就会把领导的好点子、好意图给搅黄,播了龙种,收回跳蚤。

作为一个现代意识的领导,对于政法工作,依赖的不能再是公检法司联合办案的传统方法,不是打黑领导小组。这种类型的机构已经承担不了智囊的作用,而只是一元化指挥下的执行机构。真正的现在组织治安整治、依法治市的智囊,应当是法院主导下的有法治意识的理性的法学专家。让其可以随时提供建议意见。媒体公关,也必须是真正有点现代法治意识的人,而不是光知道打的人。警察,只是一种执行力量,不能成为这种战役的主导核心。这样,在工作安排和对外表态中,至少不会出现明显的错误和硬伤。

我的好友、浙江法制报副总编董晓敏前天在该报头版发了一个时评《没有律师的日子》,套用了《没有雷峰的日子》的风格,对重庆抓律师,说了段很精彩的话:没有雷锋的日子,过马路的老人可能没人搀扶,寒风中的童孩可能没衣御寒;而没有律师的日子,社会的正义少了一道屏障,我们失去的可能是财富、健康,甚至是自由和生命。当然,没有警察的日子、没有检察官的日子、没有法官的日子,社会同样会一团糟。这恰好说明,一台机器的正常运转,零部件互为依存,缺一不可。

什么时候,我们重庆的打黑智囊们,也能有这样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