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特律破产:民权运动威胁美国国家认同

2014-03-01 22:19:01阅读:2857次


















底特律破产:民权运动威胁美国国家认同



梅育新



     [陈有西按]这篇文章很值得一读。是一篇中国传统理论中可以归为“反动”一类的发人深省的好文章。我们新中国的政治伦理,历来对工人争取权利、来自底层的反抗,都是不用分析,就持肯定的、支持的态度的。而无需去审视这种斗争是换来了社会进步,还是得到了社会倒退和全体覆没。底特律是美国黑人运动和工人运动的典型城市,半个世纪过去,我们并没有真正去认真研究其社会的积极和消极的意义。梅育新的文章,客观而有说服力地给了我们一个全新的视角。民粹主义、瓜分富人、打击精英、提倡平权,最后对于底层革命者来说,是收获了跳蚤,还是龙种?





梅新育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底特律破产:

政治正确的代价

字号:小中大

2013-05-21 16:30:53



更多

227

关键字


>> 


底特律

底特律破产美国民权运动美国黑人黑人民权运动


3.27亿美元预算赤字,140亿美元长期债务,持续的现金流压力,……令底特律市政府财政难以为继。3月25日,被任命为底特律市财政紧急状态管理人的律师凯文•奥尔正式上任,总揽底特律市市政权力12至16个月,冀望在此期间能够扭转底特律濒临破产的命运。如果底特律不可避免走向破产,将是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市政破产案。


衰败中的底特律


昔日辉煌的汽车城底特律何以落到今天的破败地步?有些论者将其原因归咎于产业结构单一,过度依赖汽车产业。这一论点粗看貌似有理,实则经不起事实的验证。因为在次贷危机达到高峰、三大汽车公司走到破产重组边缘的2008年,底特律并未暴露危机;在美国经济复苏已经相当稳固、三大汽车公司生意蒸蒸日上的今天,底特律却离破产只差一步。


反观该城市人口构成,黑人占82.7%,白人占10.6%(7.8%为非西班牙裔白人),亚裔占1.1%,印第安人占0.4%,太平洋岛国裔占0.02%,3%为其他种族,且白人与亚裔多数聚居于郊区,市区绝大多数居民是黑人。而底特律市政府主要职位基本上一直掌握在黑人手里。根据这些事实,在美国的地方自治体制下,若要说底特律黑人居民及其掌握着地方政权的精英群体对该市没落无需任何自省,无论如何说不通。


依托航运、造船和制造业,18世纪末借水路枢纽之便而兴的底特律有着繁荣辉煌的过去,爱迪生的发明和他创办的电力公司让底特律成为最早亮起电灯的城市;福特则开创了汽车时代,他和同时代的其他一批汽车工业先驱荟萃底特律,使得“底特律”一度成为汽车工业代名词,至今美国三大汽车巨头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的总部仍都位于底特律。


也正是得益于汽车工业的发展,底特律在1901年成为第一个铺设水泥公路的城市,在1915年首先安装了城市交通信号灯,并在1942年成为美国第一个拥有城市高速公路的城市。在那繁荣的过去,福特汽车公司率先给工人开出了日薪5美元的高薪,进而带动整个美国经济走上了高效率、高工资、高消费的发展路线。底特律经济的发展吸引了大批外地居民涌入,底特律常住居民人数在20世纪上半叶急剧膨胀,1950年便达到了185万的巅峰,市政府更雄心勃勃按照300万人口的规模设计规划城市。


然而,1967年7月23日那场“南北战争以后最大规模的国内暴乱”(亨利•福特语)将底特律从繁荣巅峰推向了下坡路。那一年黑人暴乱席卷美国32州114座城市,底特律暴乱则是其顶峰,时任美国总统为此被迫出兵五千入城镇压,死亡43人,受伤数千人,7200人被捕。全市到处纵火,11天内火警多达1600起,第十二街的十八个街区和大河路的3英里内化为焦土。三大汽车业巨头全部停工停产,白人中产阶级由此开始大规模逃离,市区人口锐减,并形成了“暴乱——居民外迁——税基萎缩/服务业受创——生活便利性降低——居民加速外迁”的恶性循环。


1970年代以来,美国制造业国际竞争力下降,美国三大汽车公司在与日本、欧洲厂商乃至新兴韩国厂商的较量中节节败退20余年,进一步加剧了底特律的衰败。


2010年美国人口普查局统计时,底特律人口萎缩到了713777人,比鼎盛时期的185万人减少114万,降幅62%,是60余年来美国人口减少最多的城市之一。其经济前途更令人绝望,全市31%以上的居民挣扎在贫困线下,2008年失业率便高达18%,次贷危机全面升级后越发恶化。由于就业机会稀少,预计底特律市区已经持续了40余年的人口减少进程还会延续到2030年前后,最终有可能演变成大片废墟包围下的几处破败村落、小镇。


人口外逃造就了底特律中心城区“素负盛名”的衰败景象:为了拿到保险金后逃离这座没落城市,许多业主在购买房屋保险后故意纵火烧毁自家房屋;废弃房屋成为无家可归者的容身之地,而他们在点火取暖时往往会不小心点着房子;更有甚者,城市局部衰败所造成的社会问题还会如同癌症一样扩散到其他城区,导致衰败传染开来,因为黑社会、贩毒团伙在衰败城区中成长起来……


民权运动的副作用


在更大背景上审视,我们可以看到,尽管黑人民权运动是一场伟大的人权运动,但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任何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任何伟大运动都是泥沙俱下、鱼龙混杂的。从美国国家的立场看,黑人民权运动从一开始就不乏极端势力参与,如号召建立“黑人民兵”;主张把美国划分为黑白两个国家并实施绝对的种族隔离;黑人伊斯兰教运动打着“回归祖先文化传统”旗号兴起,意在与基督教传统深厚的美国彻底划清界限,却丝毫不顾伊斯兰教本是阿拉伯人以征服者和奴隶主身份强加于黑人奴隶的,不顾地理大发现后欧洲人参与黑奴贸易之前阿拉伯人已经掌握黑奴贸易数百年;等等,他们将反对种族歧视的斗争引向了对美国国家的刻骨仇恨。有些黑人民权领袖甚至不分青红皂白地向其他种族中的黑人民权运动支持者开火,如詹姆斯•福尔曼1965年发表《黑人宣言》,要求白人教堂和犹太教堂向黑人支付5亿美元“赔偿费”,而教堂恰恰是民权运动的热情支持力量。


在黑人民权运动兴起初期,暴动的压力客观上有助于迫使当时强大的白人种族歧视势力让步,但在极端思潮驱动下,黑人民权运动中的一些重大事变往往在其他种族中造就不少无辜的受害者,甚至黑人自己也不能幸免,底特律大暴乱及其逐步沦为“鬼城”就是一个典型案例。时至今日,这类事变从起因到后果更是基本上已经谈不上什么正面意义了。




2013年3月,美国律师凯文·奥尔被任命为底特律市财政紧急状态管理人,美国政府期望他能扭转底特律走向破产的命运


1992年洛杉矶种族骚乱起因是法院陪审团判决殴打黑人罗德尼•金(Rodney King)的白人警察无罪,但当事人罗德尼•金本来就劣迹斑斑,前科不止一端,当时又有相当严重的酒后驾车、超速行车、拒捕、调戏女警察、暴力袭警等情节,这在严禁酒驾的加州性质非常严重,因为加州法律将酒后驾车肇事伤人定为故意谋杀罪而非过失谋杀罪,酒后驾车拒捕者更是罪上加罪,更不用说公然调戏追捕他的女警察和暴力袭警了;殴打他的白人警察起初不仅是正当执法,更有正当防卫性质,因为在动用警棍之前已有4名刑警被异常强壮的罗德尼•金打倒。然而,在先入为主的极端思潮影响下,在缺乏社会责任感而盲目追求耸人听闻独家新闻的媒体剪辑报道灌输下,这些事实都被选择性无视,事实、逻辑和法律被扭曲和牺牲。无辜的亚裔社区也沦为打砸抢烧的受害者,更给黑人们的行为涂上了不可消除的污点,也向我们发出了警告。


让我们看看《莫伊尼汉报告》的命运吧!1965年11月,知名参议员丹尼尔•帕特里克•莫伊尼汉(Daniel Patrick Moynihan)提出了《莫伊尼汉报告》,依靠详实的事实和严密的逻辑论证,这份报告指出,解决黑人社会内部问题的最现实做法是首先消灭奴隶制度的最坏遗产:黑人依赖福利救济过活,离婚率比白人高40%,私生子数量骇人听闻,占黑人婴儿比例高达1/4。这份报告谈到的事实无可争辩,但黑人社会不能正视现实,黑人领袖们不仅立刻条件反射般地给报告扣上“种族主义”宣传的帽子,而且指责报告作者为“法西斯分子”。吾日三省乎吾身;批评与自我批评……无论在什么年代、什么地方,无论是对个人还是对群体,正视问题都是解决问题的前提,自我反省、严格自我要求都是不断进步的条件,但这一客观规律不因擅长扣“种族歧视”大帽子的政客和文人而改变。


黑人民权运动带来的上述病态意识形态已经发展到了逆向歧视的另一个极端,即只能抨击白人和白人文化,而不能抨击黑人和黑人文化;黑人排挤白人理直气壮明目张胆,白人对黑人的言行有点异议立刻遭遇全方位围攻。美国人如果拿政治人物开涮,倘若吊起的是麦凯恩等白人政客的玩偶,那就不会有什么事;如果吊的是奥巴马之辈黑人政客的玩偶,种族歧视、种族主义等大帽子立刻就会扣上头来。


奥巴马当选总统之后,这类对白人的逆向种族歧视至少在某些局部有愈演愈烈之势。


民权运动威胁美国国家认同


对美国国家威胁更大的是几乎与美国黑人民权运动同步兴起的黑人分离主义运动,这一运动与伊斯兰运动长期纠缠在一起,一度颇有暴力色彩,而且美国黑人伊斯兰运动与底特律有着不解之缘。尽管最初的美国本土黑人伊斯兰教发起者德鲁•阿里(Drew Ali)及其“摩尔人科学圣殿”并非起家于底特律,但这个组织的大发展和转向分离主义主张是在瓦利•法尔德(Wali FardMuhammad)继承领导权并来到底特律市传教之后发生的。


在“伊斯兰国”之类组织数十年宣传下,该组织播下的分离主义火种已经深深扎根在一部分黑人群众心中。9•11事件之后,美国军队在海外与伊斯兰极端主义势力血战十年,伊斯兰教却在此期间成为美国发展最迅速的宗教,黑人归信者尤其多,这一事实足以表明,美国穆斯林特别是黑人穆斯林群体中存在着深刻、强烈的反美倾向,其中不乏准备和已经付诸行动者。2009年10月28日在底特律被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突袭击毙的阿卜杜拉就是当地逊尼派穆斯林激进组织头目,其手下多为土生土长的黑人,都是在犯罪监禁期间皈依伊斯兰教。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调查,阿卜杜拉不断号召其追随者向美国发起暴力攻击,在美国成立独立的穆斯林国家。


在某些目前黑人居民居多的地方,黑人群体中似乎已经形成了一种心态,将当地视为黑人地盘,白人只准也应当出钱资助,但不能染指权力禁脔,而这种心态得到了希望攫取和保持权力的黑人精英们或明或暗的支持煽动。


这次密歇根州州长里克•斯奈德宣布底特律进入财政紧急状态,其指定的财政紧急状态管理人有权无需经过审查或征求公众意见就解散整个政府部门、修改劳动合同、出售城市资产、修改某些相关法律,等等。这本来是避免地方政府财政破产的必由之路,在美国早已成为常规,但却招致种族主义腔调的指控。从实践结果来看,不能不令人怀疑,这种黑人种族主义是否已经成为某些黑人政客掩饰其无能、腐败而攫取和保持权力的护身符?底特律黑人市长戴夫•宾和底特律市议会就任以来没有能力缓解与日俱增的预算赤字和债务负担问题,密歇根州政府意欲出手解决问题时却矫情作态,底特律市议会公开呼吁市民反对接管,声称密歇根州政府侵犯了底特律市民的选举权。最后密歇根州政府委派了凯文•奥尔这个黑人来担任底特律的财政紧急状态管理人,其中究竟有几分是选贤任能,又有几分是看中了他的黑人身份?


当“政治正确”成为禁忌


黑人民权运动讳疾忌医的毛病已经根深蒂固,不能批评黑人错误、犯罪在美国早已是不可触动的天条,甚至把这项“政治正确”的禁忌推向了其他国家,即使中国这个被美国视为最大竞争对手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不少人、不少机构也树立起了这项“政治正确”禁忌。2013年3月25日、27日,《环球时报》刊载两篇驻美国记者实地采写的报道《底特律楼市“抄底”值不值》、《走进美国“最悲惨城市”底特律》,其中后者还是整版的深度报道,对底特律各类问题面面俱到,唯独不敢明确点破种族矛盾和黑人居民自身的缺点对底特律没落的关键作用,只是蜻蜓点水地提及1967年黑人暴乱和种族问题,而且用“种族骚乱”字眼以撇清黑人发动大暴乱的责任。


有鉴于此,我们不宜对密歇根州政府挽救、振兴底特律的努力寄予多少期望,中国投资者更不宜在“抄底”之类蛊惑下自投陷阱。我们没有义务去矫正美国形形色色荒谬的“政治正确”禁忌,更没有义务也不应该盲目接受他们的“政治正确”禁忌,在这种外国“政治正确”禁忌下粉饰别国现实,刻意抹煞其种族和犯罪问题,本质上是主动误导本国国民,对他们未来的损失至少要承担道义责任。


在更高层次上,底特律濒临破产只是美国这个泱泱大国的局部问题,但由此折射出来的美国黑人民权运动误区却足以威胁美国国家稳定、发展乃至政治统一的全局。山姆大叔倘若不能有效化解这些问题,未必不会最终酿成大祸。而且,这样的问题,难道仅仅存在于美国、欧洲和已经解体的苏联吗?其他国家方兴未艾的各色“维权”运动是否也该汲取这些教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