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易:近观陈有西

2014-04-03 22:23:58阅读:3307次

近观陈有西


丁易

原发2014年3月号《商汇宁海》



去年底,家乡的杂志向我约稿,要我写写陈有西律师。当时我在福建旅行,未及多想便一口应承下来,觉得这应该是轻车熟路的题材,似乎也责无旁贷。没想到一拖数月,编辑几次催稿,这才逼得自己坐在书案前。

这一坐却又茫然。想起四年前写《总为苍生效微力——走近陈有西》一文,近一万文字却是一字呵成的。此文今年年初还被深圳电视台关于陈有西的人物报道大段引用,便觉得那时的确有无知者无畏的味道。

四年前,我对有西先生的了解,更多是从他的文章和朋友们的评述中获得的,直观的了解并不太多。而现在,对他的了解应该是全面而深入的,我反而不知该怎么写了。他的厚度、深度和广度,不是贸然开写的一篇小文所能涵盖。限于版面,我只能撷取部分观感,任由挂一漏万了。

陈有西有很多称谓,陈大律师、陈主任、陈教授、陈董事长、有西先生……这些是社会上的称。朋友们在一起时一般是直呼其名,象贺卫方、江平、胡德平等,都有西、有西地叫,特显亲切。而京衡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们,背地里都叫他老大”,因为他是京衡的掌舵人。自认学生一辈的,则叫他陈老师。我是典型的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当面叫陈老师,背地里就叫老大或有西。

上海著名财政记者杨海鹏对他的呼叫有些丰富。陈盟主——说他是中国二十多万律师江湖中的盟主;国际陈——说他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的新闻界和法学界有广泛影响力。平时一起吃饭时就叫他老陈。海鹏这人,诙谐多智,有时玩笑开得口无遮拦,陈有西便也不怎么当真,一笑置之。

陈有西的性格内方外圆。他骨子里很硬,凡事有自己的独立思考,从不跟风,有时候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不怎么了解他的人眼里似乎一意孤行,其实他是在了解事实的基础上才判断的,而且很善于反思和总结,武断跟他是无缘的。尽管他的眼光精准,见解独到,但在处理实务时,喜欢以一种温和理性的方式与人沟通,以实效作为他行事的风标,因此很多当事人信任他。他的风骨和担当,只有在遇到大事时才显露,比如2009年底的重庆李庄案。当时薄熙来权倾一方,律师界万马齐喑,陈有西不忍看到中国法治被如此践踏,连续发表多篇重磅文章抨击重庆的做法,并受邀担任李庄的辩护律师而一战成名。此后,安徽吴尚醴案、南昌唐庆南案、贵州小河案、顾雏军案、东星兰世立案立案、沈阳夏俊峰案……每个案子,陈有西都亲力亲为,倾注大量心血。他的专业和敬业、克制和理性,赢得了当事人的尊敬乃至法官检察官的尊重。

他一直把锋芒藏得很好,如入匣很久的宝剑,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亮剑。但一旦拔剑,天地肃杀,天外飞仙。在李庄案二季时,陈有西坐镇后方,和法学家群体后援团及前方律师默契配合,取得重庆撤诉的完胜结果,被誉为本案总导演。也是从那时起,薄熙来每况愈下,直至身陷囹圄。最近,他又祭了一招:《大法官当任,应慎杀慎言》,中外媒体竞相刊登。为沈阳小贩夏俊锋,为中国法治进步,不惜面临风险。他的剑就是他的文章,如重锤、如青锋,他做的这一切无关个人利益,而是为这个国家的进步和民众的福祉。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林则徐的名言是对陈有西最合适的写照。他仿佛一名遗世独立的剑客,站在绝顶,以悲悯的眼光注视着芸芸众生,内心萧索。

高处不胜寒。这两年,在微博上被普通民众误解,被某些律师同行诋毁,被一些法学界人士屈解,陈有西表面上云淡风轻,内心难免有失落感,只是他懒得去解释。他实在太忙,不理这些无谓的口水。誉满天下,谤亦随之,而澄清需要时间。陈有西最缺的就是时间,他都舍不得睡。往往凌晨两三点了,我睡醒了看手机,总能看到他在微博或微信上的发言。第二天七点钟,他准时起床。朋友们心疼他,劝他多休息,他还强辩:我一天当两天用,就比你们多活了一辈子。其实他知道,朋友们爱他,但他的责任心不许他懈怠。

迄止目前,陈有西是我见到过的最勤奋的人。有一回从北京飞杭州,在北京机场等候的一个多小时里,他打开电脑开始噼噼啪啪。起飞进入平流层后,他又打开电脑写作,到达萧山机场时,他一篇3000余字的文章已写就并发表到了网上。他是点滴时间都不肯浪费的人。这一点,连诋毁他的同行都不得不表示佩服。

1999年至今的15年时间里,陈有西从两三个人的小律师所起步,到今天拥有二百多名律师和助理、五家分所、年收入超亿元的京衡律师集团事务所,这一切无不流淌着他勤奋的汗水。此外,他是中国人民大学等多所高校的硕士导师,有着十多本法学专著的法学家,各大新闻媒体竞相采访的对象,法律界排名第一、有着6000万浏览量的个人博客——陈有西学术网的博主,新浪微博32万高素质粉丝的博主,全国高端论坛的演讲嘉宾,国际法学界有广泛影响力的学者……这一切,离不开他非同一般的勤奋。

当然,他也有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时候。这时的陈有西特别可爱,喝点小酒,拉上几嗓子。他自诩是文艺积极分子,唱歌时功架十足,绝对歌星范儿,至于歌声嘛,嘿嘿,也还不错。办案间隙,他喜欢游山玩水,偶有所感,便会即兴吟上一首诗。他的诗重意境,格调很高,也注重韵律。去年回乡时被聘为宁海县诗词楹联协会的名誉主席。至于写文章就不用说了,某著名学者说陈有西是《人民日报》评论主笔的水平。

陈有西出身草根,77年高考以优异成绩考入杭大中文系,从此改变命运。而后,自宁海县文广局至省公安厅、省政法委、省高院,在体制的重要部门和重要岗位浸淫十多年,谙熟体制运作及官场思维,善于从不同的视角分析问题,这使他在律师中显得与众不同,也使他在与司法部门的沟通中游刃有余。

他是心系桑梓的人。重情重义,也没什么架子。家乡有什么事找他帮忙,只要有时间他都尽量去办,可这个地球流浪者空中飞人,逸踪难觅,就是京衡所的律师往往也是几个月才见他一面,一般的朋友便只能在电话里听到他的声音了。

至于我,文字这根纽带便是我们的接头暗号。从本质上说,陈有西始终不脱“老文青”的底色。他自己也说,要不是命运的安排,他会是一名优秀的作家。我认为,在这个急剧变革的时代,大律师、法学家比作家的分量更重。这个时代,更需要他这样的人。

                                               2014310日于一壶斋